a9h3b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第一千二十七章 到底什麼來頭?看書-h1l2n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嗯,她叫虞瑛。好像是你们浩漭天地,古荒宗一脉的修行者。”
艾莲娜活动着手肘,先前被虞渊撞碎的肘部棱刺,一根根地,重新突出。
她外部的皮肉伤,已看不见丝毫痕迹,内部绽裂的血肉,也在迅速愈合,其惊人的恢复力,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虞渊深深望着她,也暗暗惊叹,不愧是最嗜战的修罗。
“哦,对了!”
艾莲娜一拍额头,又道:“我对她印象能那么深刻,是因为她虽然也是阳神境界,可她却是以本体形态,出现于外域星河!你当然应该知道,从你们浩漭涌现的阳神境强者,在这个境界,大多都是以阳神之身显现。”
天賜良緣:老公來自古代 豬奇駿
初凝的阳神之身,最适合在外域星河洗涤,因是纯能量形态,可无惧污秽异能。
血肉之躯,没有跨入到自在境前,冒然翱翔荒寂星河,凶险突增数倍。
但,也是有例外的……
譬如现在的虞渊,譬如八级的大妖,譬如……精湛体魄打熬的古荒宗强者!
同样是阳神境的修行者,肉身成道的古荒宗大修,千锤百炼的体魄,应该能够适应恶劣的星海环境,能以本体立足。
她的后续补充,让虞渊相信她所说的虞瑛,就是虞家这一代的那位传奇人物。
“你说的那个人,如今在何处?”
没有道明自己和虞瑛的关系,两世为人的虞渊,对这个名义上的姑奶奶,其实也没太深刻的情感,不过既然沾亲带故,他还从地底得到了天罡盾等奇物,要是能在天外见到,相互能有个照应,他也会很乐意。
“帕丁森叔叔!”
艾莲娜扬声娇喝,然后背对着桃花夫人,还有走过来的帕丁森,正面朝向虞渊,整理胸前衣甲,将因为战斗而露出的大片白嫩峰峦,以脱落一截的甲胄,重新覆盖起来。
“好看吗?”
整理仪容的她,注意到虞渊的目光,微微仰头,骄傲地询问。
对自己的身材,她向来有信心,眼看虞渊盯着望,她不但没羞怯,还故意又挺了挺,令双峰显得愈发壮观。
“嗯,很惊人。”虞渊收回目光,笑着点头,“为什么背对着他们,而不是我?”
“你是我喜欢的男人呀。”艾莲娜一副你这人很奇怪的表情,“我的身子,美好的部分,给我喜欢的男人看几眼,我才是占便宜的啊。我觉得恶心的,配不上我的,敢多看我一眼,我会把他眼珠子给扣出来!”
说着,她还恶狠狠地,做出一个扣眼的凶厉手势。
虞渊干咳一声,不自禁地退了两步。
“哈!”
身材火爆的修罗族少女,因她得意的大笑,双峰汹涌动荡,晃的人眼睛都花,“你怕什么?我又不会扣下你的眼珠子。再说了,我好像……也不是你的对手啊?”
刚刚那一战,她记忆犹新,大概知道虞渊有多变态了。
虞渊摸了一下鼻子,没有给予回应。
他没有接触过修罗族的女子,但这个叫艾莲娜的少女,对男女之事,对喜好和讨厌之物,表现出来的直白,简单和粗暴,让他还需要时间来适应适应。
但内心深处,他并不反感,还觉得新奇和有趣。
人在星河深处,无拘无束,道德人伦暂时被抛下,他不再刻意压制心性。
“怎么?”
如履薄冰的影族帕丁森,到了两人面前,其实内心有些不安,他了解艾莲娜,知道艾莲娜手段歹毒,且胆大包天。
他以为虞渊被艾莲娜暗算不成,又动了杀心。
“你记不记得,有个叫虞瑛的人族女子,被你哥哥擒拿了?”艾莲娜道。
帕丁森皱眉,犹豫地看了一下虞渊,似猜到了些什么,点了点头,说道:“她没事,只是被我哥哥禁锢在,我们的一个隐秘据点。哦,如果没太大变故,她应该也会被送往,通天商会正建造的那个域界。”
虞渊讶然,然后以眼神,示意他说清楚。
“大概在半年前,通天商会的人,知道了她被我哥哥幽禁。商会那边,向我哥哥要人,而且是要活的。”帕丁森一边思索着,一边认真回答:“好像是,有个和她相关的人,在浩漭天地非常尊贵。因为那个人,通天商会才注意到她,要保证她安然无恙。”
半年前?
天生九 我本二十八
此言一出,虞渊身形微震。
在浩漭天地身份尊贵,和虞瑛有关系的人,而且和通天商会关系不错的,他琢磨了一下,应该只有三个人符合条件。
一个是古荒宗现在的宗主——钟离大磐。
另一个,就是恐绝之地的鬼王白骨,原来的邪王虞檄。
最后一个人,就是他虞渊本人!
半年前的浩漭,钟离大磐已从剑狱脱困,恢复了力量,重新去竞夺宗主之位。
而他,也在恐绝之地,破坏了五大至高势力的谋划,使得白骨大概率成为鬼神。
白骨,就是邪王虞檄,是虞家的先祖,这已不是什么秘密。
他本人,则是通过一场场战斗声名鹊起,又因为那场煞魔宗的交易会,因为周游,和通天商会有了深厚的交情。
为了他,商会在知道虞瑛尚在人世时,找流寇之王要人,倒也说得通。
“她叫虞瑛,你叫虞渊,浩漭天地的尊贵人物,不会……是你吧?”艾莲娜眼睛一亮,立即兴奋了:“你是大魔神格雷克点明要找的人,你在浩漭天地,应该很出名吧?肯定是这样!这么强的魂游境,我可从来没见过!”
发现自己随意点的人,来头那么大,战力那么强,她暗暗振奋。
也在此刻。
虚空灵魅一族的贝宁,弃下哈特,到了虞渊的面前,微微鞠身,两手交叉贴着胸口,低头说道:“我老师,在我族的禁地给出口谕,让我和你一起,前往通天商会打造的那个域界。商会,也同样对我们虚空灵魅发出了邀请。”
“还有,我们最近在试着接触通天商会,还有……神魂宗。”
这话一出,帕丁森和艾莲娜脸色立即怪异起来。
虞渊怔了怔,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如暗灵族的米娅,还有当初银鳞族的奎罗般,有部分外域星河的异族,该是认同了神魂宗和通天商会的理想。
元阳宗的元神李天心身亡,足以让本来信任神魂宗的各族,对他们继续信任。
人丁稀少的虚空灵魅,有可能之前就和神魂宗接触过,也可能是近期,刚刚有了决定,答应了通天商会的邀请。
錯嫁王爺巧成妃
“你的老师,知道我?”虞渊道。
贝宁点头,态度愈发谦卑恭敬,“老师听说了一些,你在浩漭天地的事迹。她告知我,等到了通天商会的那个域界,她会亲自过来拜访你。”
“你的老师,是?”帕丁森神色凝重。
“费雪。”贝宁犹豫了一下,似乎怕他不清楚,又补充了一句:“凯丽费雪。”
帕丁森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我知道是哪位了!”
艾莲娜猛然一惊,捂着嘴,没有呼叫出声。
凯丽费雪,虚空灵魅一族,硕果仅存的三位九级血脉的族老!
她也是所有高等智慧种族的座上宾,无垠星空中,她对深渊混洞,对域界通道,是认识最深的强者。
传言她在族内地位,仅次于探索一个深渊混洞,至今未回归,不知生死的族长。
除那位血脉达到十级,在整个浩瀚星河,战力跻身前十的族长外,费雪就是虚空灵魅一族,现今权势最高者!
而另外两位九级血脉的族老,绝大多数时候,都以她的意见为主。
这么一位闻名星河,不知多少异族强者,见一面都难的古老存在,居然让学生贝宁跟着虞渊?
还让贝宁转告虞渊,不久之后,将会在通天商会建造的域界,亲自来拜访?
虞渊,到底是什么来头?什么身份?
彻底坠入邪魔一道的桃花夫人,眸中异光闪耀,忽低低一笑。
她暗自庆幸在涅灵界时,没有撕破脸地和虞渊大战一场,而是充满诚意地,打算以黑浔和白鹤的消息,换取和平相处。
帕丁森和艾莲娜,当然都知道费雪什么身份,也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凡世間的有名之輩 峰青月卓
“是这样的。”
帕丁森略作犹豫,咳嗽了两声,“那金色的三叉戟,没有被摧毁前,应该听到我们的对话,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就是说,兰宾的父亲卡尔夫,不出意外的话,知道他儿子死了,也知道三叉戟毁了。”
胡彩云嘴角微扬,“那又如何?”
“灰暗乐土,会途径卡尔夫现在藏隐的,月夜族族人聚集的域界。”帕丁森表情有些尴尬,“本来的航线,肯定会碰到卡尔夫。不过,我现在可以调整,可以改变航迹,避开卡尔夫所在的域界。”
意识到杀死兰宾的虞渊,极有可能是浩漭天地的一个大人物,和通天商会关系匪浅时,本想借助卡尔夫这把尖刀,让虞渊,让桃花夫人付出代价的帕丁森,临时改变了主意,终于打算坦诚相见。
“我,不想因为卡尔夫,给我哥哥,给艾莲娜的父亲带来灾难。”
说这话,就意味着帕丁森有了决定,“所以,要不要改变航线,由你重新定夺。”
他最后望着虞渊。
虞渊摇了摇头,“不必。”
“好。”帕丁森道。
“不就是一位九级血脉的月夜族战士吗?”胡彩云显得漫不经心,“虞渊,你不用烦神。那什么卡尔夫,如果胆敢找你报仇,交给我便是。等我去了那什么月夜族的地界,恢复的也差不多了,卡尔夫不足为惧。”
这时候的她,内心也有了决定。
决定,和虞渊站在一块儿,不再是随时打算暗中使坏下毒手。
这番交流过后,“灰暗乐土”上的人族,流寇,出自异族正规联军的贝宁、哈特,一直相安无事,不再各个包藏祸心。
早前,打算偷偷下毒手的艾莲娜,没有继续胡来。
而是……
首部陆地,最前方一座高耸塔楼底部的战斗场,在十倍重力的环境中,虞渊势若万钧的沉重拳头,轰在艾莲娜高耸的双峰处,一点不怜香惜玉,将她砸的胸骨喀嚓脆响,口中鲜血顿时涌现。
不知什么材质的坚固铠甲,也因此破裂开来,艾莲娜雌豹般的矫健身影,一连七次闪掠,也没避开那一拳。
轰然落地时,她脑海中,感知中,都是漫天的拳罡拳意。
占了十亩地的战斗场,仿佛每一处空间,皆充斥着那股恐怖的拳势。
艾莲娜身上但凡脆弱一点的衣裳,早已震为齑粉,她许多部位裸露着,沾满了灰尘和血迹,看着即香艳又火辣。
战斗场,只有她和虞渊两人,别的流寇不敢接近塔楼十米。
“再来!”
落地的艾莲娜,调整着呼吸,和稍稍失控的气血,又一跃而起,化作一道血气狂潮,重新扑向虞渊。
虞渊眯着眼,能看到蒙蒙血气中,有许多隐秘的晶链,乃修罗天赋的展现。
加速狂暴,骨骼强化,血肉再生,戾气飙升,锋利……
几种修罗族独特的精妙血脉天赋,在他眯眼的瞬间,就浮现在脑海。
这让他立即醒悟出,因为“生命祭坛”吞没炼化了修罗族的精血,在他的身体和灵魂中,已留下了神秘的印记。
邪魅微笑之王子别跑 LOVE遗忘
那些印记,在特定的时刻会展现,会浮出,让他心领神会。
呼!呼呼!
心念微动,一连三个虞渊凭空浮现。
艾莲娜一个愣神,就再次遭受重创,被遮天蔽地的巨手拍落。
光影一闪,她就看到虞渊贴近,一番手脚联动,她又浑身充满了剧痛,皮肉血光四溅,凄惨落败。
可她的眼睛却明亮无比,嘴里的呜呼嗷嚎声,听着愈发怪异。
“有毛病吧?”
艾莲娜的呜呼呻吟,充满了一种癫狂欢快的味道,她脸上也写满了兴奋,这让辣手摧花的虞渊,觉得莫名其妙。
轰!
一臂膀砸来,如山脉劈下,艾莲娜再次落地不起。
呼!
虞渊顺势凑近,稍稍蹲下,才准备扣住她脖颈,让她别纠缠自己,就见艾莲娜仿佛突获神力,肢体如八爪鱼般,反而死死锁住自己。
“我抓住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