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非洲酋長》-第五百章 堵門分享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非洲酋长
与以往回到国内第一天就会有无数事扑面而来不同,曹沫这次回国则要悠闲得多。
从机场出来,曹沫与成希回到田子坊,曹老太、佳颖以及他爸、陈蓉在家里准备好早点等他们过来。
诺奎湖庄园袭击案过去好几个月了,成希今年还特意飞了两趟德古拉摩与曹沫相聚,现在大家都更关心韩书筠在巴黎的状况。
“书筠现在接受天悦的聘用,我也给她安排一些能让她获得认可的工作,应该能安稳一段时间,”曹沫说起这几天在巴黎跟韩书筠打交道的情况,“明年我可能要将巴黎办公室升格为欧洲总部,无论是派遣员工,还是从当地招聘员工,人数都会大幅增加,有这么多人,书筠也应该能更好的适应在巴黎的生活……”
曹沫也不是什么心灵导师,但也不觉得陈蓉这时候强行去干扰韩书筠她自己的决定跟生活,是个好办法。
韩书筠现在这么折腾,除了陈蓉与韩少荣这些年的状况外,更有一个关键原因是她这些年来被高高捧起,内心深处却对自己没有认同感。
“好吧,只要人身安全没有问题,让她先在巴黎待一段时间也好,”陈蓉说道,她也不想表现像老母亲似的,在书筠的问题上唠叨个没完,更关心欧洲总部的成立问题,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决定成立欧洲总部?”
“徐滨有意收购法国普乔亚摩托制造公司,除了增强天悦的摩托车技术储备,也希望通过直接运行普乔亚这一品牌,为天悦进军重型摩托制造领域打开通道。我这次在巴黎也跟普乔亚的管理层接触了一下,这事还是值得大力推进下去。前期经过两轮谈判了,普乔亚方面希望除了品牌独立运营外,还希望保留法国工厂。虽说保留法国工厂,运营成本要比国内高很多,但天悦工业也不可能指望普乔亚能有什么盈利,关键还是看着普乔亚所直接掌握的引掣等技术以及通过普乔亚进入高档摩托车制造与销售领域,然后以普乔亚为基础,与法国等欧洲国家的车企更广泛的展开乘用车制造领域的技术合作。此外,天悦实业在英国、西班牙都有办事处,也比较分散,加上这次跟朗化石化的合作,我就想着索性欧洲总部直接放在巴黎……”
事实上除了天悦工业收购普乔亚摩托品牌及法国工厂外,天悦实业在完成资产重组之后,可可脂相关业务拓展新市场的重心也转移到欧洲。
欧洲作为巧克力及相关糖果的全球最大消费市场,同时也同时消费了全球近一半的可可脂、可可粉,整体规模是国内的十倍;相比较而言,棕榈油在国内市场还有很大的开拓空间。
上市公司天悦实业除了将对科奈罗能源的持股提高到70%外,目前直接运营的则以棕榈油、可可脂的进出口贸易、生产、销售等业务为主。
天悦实业必然要更大力度的打开欧洲市场,才能在未来获得更大幅度的业绩提升。
天悦投资目前在贝宁正大规模建厂冶炼钢铁、纯铜以及生产化工管线及泵设备,后续不排除会继续扩大生产规模,所生产的产品主要供应几内亚湾沿岸各国外,但也必然会考虑将一部分工业品打入欧洲市场。
这除了考虑到从几内亚湾到西欧的海运距离,要比从国内到西欧各国,或者从几内亚湾到国内缩短得多、海运成本能大幅降低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卡奈姆、贝宁、阿克瓦都是极不发达国家,在这些国家生产的工业品运往欧美等发达国家,能受到更大幅度的关税优惠。
相反,国内的经济实力越来越强,特别是制造业发展突飞猛进,欧美国家这两年频频发起对国内工业品输出的反倾销调查,限制这些工业品对欧美的出口。
几种因素叠加,天悦需要在欧洲设立总部,协调各条业务线的工作。
当然,还有一层因素曹沫也不会跟陈蓉及家里人提,那就是宋雨睛她不愿意再留在新海担任天悦投资总裁这个职务,她想留在国外。
“听你这么说,还真有成立欧洲总部的需要,我还听说科托努的工厂建设也很顺利,要比预计快,也亏得你年轻有精力,几项主要业务能同时快速的推动,才会叫天悦的面貌一天换一个样。”陈蓉感慨的说道。
曹沫笑了笑。
主要还是西非联合水泥、伊波古矿业盈利规模持续扩大,有这两头现金奶牛作为后盾,保障资金的充足供给,多项工作才得以同时推进。
好文筆的小說 非洲酋長 起點-第五百章 堵門
特别是工厂建设,在西非不比国内,绝大多数设备及原材料的供应周期都非常长,一旦衔接不上,工程就会拖延很长时间。
曹沫在项目启动建设之初,就提供充足的资金供给,甚至还有相当比例的溢出,各种设备、原材料的订单以及相应的订金、商业汇票、信用证都第一时间出具给供应商,保证设备、原材料能赶在相应的工序之前提前进场,不会因为等待浪费一丝时间。
而科奈罗工程建设集团是曹沫这几年来花心思打造、主要都是从当地挑选能吃苦耐劳的工人,组成的一支建设施工队伍。
虽说在复杂、高水平工程建设建造上,科奈罗工程建设集团技术力量储备有所不足,也没有承接复杂大型工程的经验,但配合中土集团这样的总承建商,为之提供充足的熟练建筑工人,要比总承建商接下工程后再在当地招聘工人进行培训,至少能减少三到五个月的磨合期。
更不要说科奈罗工程建设集团提供的工人,除了吃苦耐劳外,这些年一直都有加强基本劳动技能、机械设备操作、安全规范等方面的教育,已经跟国内过来的熟练工相差无几了。
不过从国内招聘一名熟练的建筑工过来,工资、往返机票、年假等等包括在内,成本至少在二十万每年以上,非洲的绝大多数工程,都承担不了这么高的用工成本。
从雇佣几乎没有什么知识文化的当地人,用老手带新手的方式去教、去带,前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磨合期,后期效率也不会太理想。
科奈罗工程建设集团参与进来,每名工人的平均用工成本看似也要达两千美元以上,但因为效率的提高,实际比雇佣当地的新手进行培训、磨合低得多。
充足的资金供应以及稳定而规模足够庞大的建设队伍,是这几年天悦在几内亚湾沿岸得以突飞猛进发展的关键因素。
超棒的都市小说 非洲酋長笔趣-第五百章 堵門
一项工程的建设周期,仅有非洲同类工程的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除了有效降低建设成本外,更早投入生产,产品填入几内亚湾沿岸需求紧张的市场,更早进入盈利期的意义更大。
除了天悦自有的项目建设外,中土集团等央企在几内亚湾拿到什么大中型基建项目,现在也喜欢跟科奈罗工程建设集团进行合作。
而除了素质更稳定的基层建筑工人外,科奈罗工程建设集团目前也备有大量的施工建设设施设备,能从各方面降低中土集团在几内亚湾沿岸的建设成本。
科奈罗工程建设集团每年四五千万美元的利润,跟伊波古矿业、西非联合水泥集团比起来可能算不了什么,但在西非已经是赫赫有名的承建商了。
说实话,天悦这些年在几内亚湾沿岸建立的产业体系,可以说已经非常强大了,主要事务都各有专人负责分管,曹沫原本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时间放在国内,但就是因为埃文思基金会这一劲敌存在,令曹沫不敢稍有大意。
现在好不容易告一段落,回到国内,曹沫也不急着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曹沫原本还想着上午跟成希留在田子坊大宅里,却不想他小叔不知道从哪里闻到风声,九点钟不到就贼兮兮的跑上门来,正好徐滨安排人将一辆测试用车送过来,他就借口试驾,带着成希赶往合鸣苑。
赶到合鸣苑,不曾想小区临近中海路的大门被一辆蓝色法拉利堵住。
地下车库的主入口在大门里侧,虽然大部分车辆从其他进出口绕行,但还有几辆车被堵在大门两侧进出不得,曹沫探头看那辆蓝色法拉利车里没有人在,也不像是车发生故障,正好抛锚在大门口。
“啊,余婧昨天还在电话里跟我说这事来着,我都忘了,”
成希看到身后中海路上的滚滚车流,这时候想要退回去,从小区另一个入口进地下车库也颇为困难,拍着光亮的额头说道,
“物业前段时间加强对小区车辆的管理,在小区里没有停车位的业主,车辆一律不再允许停到小区——有个别没有停车位的业主不乐意,经常跟门卫保安起冲突,还比较极端的,就是直接将车扔小区门口,人扬长而去,有时候甚至还会影响附近道路的交通——这辆法拉利应该昨天下午就扔门口了,余婧昨天在电话里跟我说来了,我都忘了这事。”
曹沫苦笑着摇摇头,回到国内他也不想为这种破事烦心,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慢腾腾的将车倒回中海路,接着又绕往幸中路,准备从小区的侧门进地下车库。
曹沫却不想他开车到位于幸中路的小区大门外,看到这边竟然也被一辆路虎给堵住。
这边被堵住的车更多,在大门的岗亭前有一名穿嘻哈风格卫衣的青年,正气势汹汹的跟几名物业保安在理论着什么,差点将手指头戳到一名中年保安的脸上去。
曹沫按下车窗,缓缓开车从缝隙间插到内侧,就听到那名青年气势汹汹的指着那名中年保安斥骂:
“……说的不好听,你们这些保安,就是我们业主请过来的看门狗,天下哪有看门狗将主人拦在门外的道理,不是无法无天了吗?我没有车位怎么了,中国哪一条法律规定了,业主没有停车位,就不能将车开回小区了?你们现在出这样的规定,打的什么主意,大家心里很清楚,不就强迫别人高价买小区的车位吗?一个破地下停车位,还是小产权,那么点大的地方,就敢卖三十万,你们怎么不去抢?”
曹沫看到被堵门口的车主,内心对这青年将小区两道门都堵住还是不满的,但没有人站出来替保安说话,更没有人站出来指责什么。
他们只是坐在车里看物业公司怎么解决这事,最多就是按两下嗽叭表示不满。
或许是眼前这青年除了后台背景比较硬外,耍横不讲理在合鸣苑是出了名的吧?当然,大门口还有一些行人在围观,曹沫看到他们里面甚至有人跟男青年是一伙的,应该是故意怂恿男青年出头挑事。
几名保安站在岗亭前骂不还口,特别是那名中年保安只是低头解释这一切都是公司的政策,他们只是照规定执行,也不见有物业公司的管理层露面;还有一名年轻保安衣领子被扯开来,可能是刚才发生拉扯,这时候被拉到一旁岗亭里以免扩大事态。
眼前这一幕,叫曹沫猜想物业公司现在的对策可能就是先这么耗着。
既然物业公司都决定这么先耗着,曹沫也没有必要去插手什么,但刚回国就遇到这种破事,特别他还满心期待回到合鸣苑先跟成希温存一番,计划全被打乱了,他心里也不爽,摁了几下喇叭表示不满,就准备倒车离开。
男青年原本就想着通过堵门,以及这时候找门卫保安掰扯道理,要挟、鼓动其他业主一起来对抗物业公司,却不想大部分业主不愿意出头,而这些保安对他是无动于衷,他自己的情绪却是越说越激动。
其他被堵住进出的车主按嗽叭表示不满,他还没有觉得有什么,但好半天没被人理会,甚至物业公司一名管理都没有露面,他这时候看到曹沫开辆破皮卡在那里摁嗽叭,还以为是物业公司找来要拖他车的,顿时就像被踩中尾巴的猫,指着车里的曹沫就破口大骂起来:
“你他妈像只疯狗乱按什么嗽叭,你他妈有种就将我的车拖走,看我怎么收拾你个小瘪三?”
曹沫真是气笑了,他都没有发脾气,这孙子竟然指着他破口大骂起来。
他当然犯不着下车跟这孙子一般见识,只是随手又连续摁了几下嗽叭,想看这孙子脾气能暴躁到何等地步。
“你妈还得劲是不是?”男青年从大门口那辆路虎的驾驶座上拿出一支棒球棒,指过来骂道,“你他妈再一下摁嗽叭试试,看在新海是你横还是我横?”
曹沫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的保镖已经下车走过来,他帮成希解开安全带,让她侧过身来,以便自己能随时将她的头脸护住,然后继续摁嗽叭挑衅这二货。
“砰!”
那青年像只暴怒的公羊,抡起棒球棍冲过来就直接砸车窗玻璃上,围观的人群里有一名穿中山装的中年人想拦都没有拦得住,就见皮卡驾驶座前侧的车窗玻璃像蛛网一般裂开。
曹沫冷眼看着这孙子,没等他抡起棒球棒砸第二下,一名身强体壮的保镖就后面将他一把抱住后摔倒在地,然后将他的脸死死的摁在冰冷的地面上。
“你们是谁,凭什么打人?”那名中山装中年人走上前想要将男青年从地上拉起来,却被一名女保镖走上前伸手叉住脖子猛的往后推开,避免他有机会靠近曹沫。
曹沫这才打开车门,与成希下车来,冷眼盯住被摁在地上的青年,说道:
“第一,物业是为小区所有业主服务的,他们也是凭借劳动获取报酬,不是你呼来喝去的看门狗,我们都不能随便侮辱别人的人格;第二,你对物业公司的管理有什么不满,可以去找物业公司去交涉,而不是堵住大门阻碍其他业主的出行;第三,你阻住我们的大门不得进出,一点都没有内疚,我被挡在门外,按几下嗽叭,你就跟疯狗一样扑过来咬人,你有没有一点家教?再一个,别人也按嗽叭,你没有吭声,是不是觉得我开的车破,好欺负?”
“你们是谁,凭什么打人,快报警!”中山装男子大叫起来。
曹沫看了那人一眼,也不知道他什么来头,看他跟男青年脸形有些像,可能是父子或叔侄,应该是商量好跑过来找物业公司麻烦的,却没想会遇到他。
“曹先生,对不起,刚才没有认出您的车来!”一名物业公司经理模样的男子,穿着制服式的西装,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慌忙跑到曹沫跟前解释。
“你认识我就好——没什么事情,我也不管你们什么纠纷,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我的车今天被人无故砸了,大门口的监控也应该将刚才那一幕都录下来吧?你们帮我直接报警,而且被砸的是天悦工业的测试用车,在天悦工业的人员跟警察赶过来之前,你们要确保不要让外人接近这辆测试用车……”
曹沫不会为这种小事浪费时间,留下一名保镖守着测试用车,后续有什么事情,也是让徐滨那边派人与物业公司这边负责跟进处理。
他看了那名还被死死摁在地面上的青年以及中山装男子一眼,都没有兴趣询问具体的细节,就先与成希从人行过道走进小区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