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第187章 圖窮匕見熱推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牛大山见何志远过来后,不敢怠慢,起身相迎,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乡长来了,请坐!”
牛大山冲何志远做了个请的手势。
既有求于人,就得拿出求人的姿态来,牛书记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何志远轻道一声谢谢,在沙发上坐定。
“乡长,忙什么呢?”
牛大山看似随意的问。
“没忙什么!”何志远不动声色道,“书记找我过来,有事?”
何志远不愿和牛大山多说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牛大山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出声道:
“有点小事!”
“书记,你我之间搭班子,理应互通有无,你有事请直说!”
何志远不动声色道。
牛大山听到这话后,老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出声道:
“志远乡长说的是,看来是我想多了!”
何志远并未出声,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牛大山轻咳一声问:
“乡长,今天财务检查组去了派出所?”
何志远见状扫了牛大山一眼,心中暗道: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没错,书记,财务检查组早晨就过去了,半小时前才检查完。”
何志远不动声色的说。
“怎么用这么长时间,有问题吗?”
牛大山煞有介事的问。
何志远轻嗯一声:“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牛大山追问道。
何志远事先就猜到牛大山找他过来的用意了,出声道:
“派出所收取的罚款和入账的有出入,董乡长向我简单说了一下,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牛大山见何志远说的轻描淡写,说明他对这事并不十分重视,稍稍放下心来。
“哦,之前,派出所的黄东升也和我说了这事。”
牛大山沉声道。
何志远听到这话,故作好奇,抬眼看向牛大山,出声问:
“书记,黄所长怎么说的?”
牛大山满脸阴沉,出声道:
“他说由于所里经费有限,他们将这钱用于招待、烟酒之类的,没法入账,才导致这一状况的!”
何志远见牛大山的说辞和黄东升截然不同,蹙着眉头抬眼看过去。
牛大山见周阳脸色不对,出声道:
“黄东升为了怕检查组追究,便请我帮着遮掩一二,说这钱用于乡里招待了。”
“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于是便答应他了!”
何志远听到牛大山的话后,沉着脸道:
“书记,你这么做不妥吧?”
牛大山装出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急声道:
“乡长,你说的没错,我现在回想一下,觉得这么做确实不妥!”
“这才找你过来,交流这事的!”
图穷匕见!
何志远听到这儿,总算弄清牛大山的用意了,出声道:
“书记,您的意思是黄所长针对这事所作的解释说明,忽略不计?”
“乡长是个聪明人,只要一听,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牛大山面带微笑的夸赞道。
“书记,您太客气了,我懂你的意思了!”
何志远不动声色的说。
牛大山听到这话后,连连点头,老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这事虽不算什么大事,但经黄东升签字盖章后,可就难说难讲了。
何志远如果有意在这事上做文章,也够牛大山喝一壶的。
牛大山意识到这点后,首先将自己从中撇出来,这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
“书记,既然如此,那其他人可就要承担责任了。”
何志远抬眼看过去,沉声道。
这事虽对牛大山不利,但搞不出太大名堂,何志远并无冲他下手之意。
派出所四万块钱罚款没有入账,这是不争的事实。
这事既和乡党委书记牛大山无关,派出所长黄东升便脱不了干系。
何志远虽未指名道姓,但其中的意思却已非常明确了。
牛大山听到何志远的话后,脸上露出几分难色,出声道:
“乡长,这事派出所的同志固然不该,但也情有可原,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牛大山这话带有非常明确的倾向性,颇有几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之意。
“书记,你的意思是这事就这么算了?”
何志远抬眼看向牛大山,将话挑明。
牛大山听到这话后,有意将脸色沉下来,出声道:
“乡长,你也太小瞧我的觉悟了,这么大的事怎么能算了呢?”
何志远听到这话后,很是一愣,心中暗道:
“正话、反话都被你说了,哥倒要看看你耍什么花样!”
“书记,以你的意思,这事该如何处理?”
何志远有意将话往牛大山的口中递。
牛大山微微挪了挪屁股,将身体坐正,沉声道:
“乡长,针对这事,我严肃批评了黄东升,并让他将这笔钱补齐,下不为例!”
说完这话后,牛大山抬眼看向何志远,脸上露出若有似无的笑意。
何志远抬眼和牛大山对视,沉声问:
“书记,这就完了?”
牛大山这番话里,除了将花费掉的四万块钱补上,并无其他处罚措施,忽悠的意味十足。
“怎么,除此以外,乡长还有其他想法?”
牛大山抬眼看向何志远。
何志远并未作答,冷声发问道:
“书记,你觉得呢?”
牛大山是老狐狸,怎么可能听不出何志远话里的意思,略作沉吟后,出声道:
“这样吧,乡长,要不再给黄东升一个警告处分,你看怎么样?”
看着何志远不依不挠的架势,牛大山意识到他必须有所表示,否则,对方绝不会点头。
“书记,四万不是小数,如果只是警告处分的话,犯错的成本未免太低了!”
何志远一脸阴沉的说。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討論-第187章 圖窮匕見
从牛大山的角度来说,给黄东升一个警告处分,他已作出非常大的让步了。
何志远竟还不满意,这让他很不爽。
“乡长,你觉得这事该怎么处理?”
牛大山一脸阴沉的问。
何志远心里很清楚,牛大山想要保派出所长黄东升,否则,他绝不会绕这么大圈子。
黄东升一定要拿下,这是何志远早就确定好的目标,为此,他不惜和牛大山撕破脸。
“书记,鉴于黄东升同志的错误做法在全乡干部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我觉得他已不宜再在派出所长的职位上干下去了。”
何志远干净利落的表明他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