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笔趣-99.除了演戲,你啥都會?北影教的啥!(求訂閱!)推薦

穿越八年纔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纔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薛振国楞了一下,然后盯着雪漫,语气更加严肃起来:“你说什么?”
今天,雪漫对他的反对似乎有点多了。
这让薛振国感觉自己在家里的权威被挑战了。
作为老学究,在家说一不二,在学校当教书几十年的薛振国,维护自身的权威性,已经成为了本能!
“爸,我,我是说!”
雪漫被老爸这严肃的语气吓到了,结结巴巴的不敢说话,当下急忙将手机递给老爸看:“你,你自己看!”
薛振国瞪了女儿一眼,然后拿过手机看了起来!
他看不懂什么人气火不火。
只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了王谦刚刚发出来的一长文字,下面已经是疯狂的密密麻麻的发言,各种特色的发言都有。
轻轻皱眉!
这就是薛振国不喜欢雪漫在网络上转悠太久的原因,容易沾染一些不好的习惯。
不过。
当薛振国将注意力集中在王谦微博上的文字的时候,拿着手机的手掌都颤抖了一下,眼中绽放出一道道精光,当即转头看向雪漫:“这,这真的是他写的?”
雪漫点头肯定道:“是他发出来的,我想应该就是写的了吧。如果是其他人写的话,早就发布出来了。”
说着,雪漫用平板电脑搜索了几句话,摇头:“没有搜索到!”
薛振国已经不理会雪漫了,眼神紧紧盯着屏幕上的文字,低声念了出来。
“其实,我经常看到三国历史当中遗失了很多精彩的东西,也很遗憾。所以,我自己偶尔闲暇的时候,就会尝试着往里面填充一些东西,看能不能逐渐还原那些遗失的文字精华。”
“我是一个演员。我将自己代入曹植这个角色当中去,然后猜测当时曹植即将面临死亡的时候,被曹丕逼迫要在七步之内做成一首诗,否则就要死。这种死亡压力之下,曹植最终完成了这首诗作。”
“当时是什么情况?曹植的兄弟对他有必杀之心,为何会因为一首诗放过他?所谓七步也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曹丕的必杀决心不会因为他真的作了一首诗就放过他。”
“所以,我猜测,这首诗本身可能也是救了他的原因,可能对当时的情况有所隐喻。”
“然后,我就自己写了这首作品,你可以看看!”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薛振国读到这里,声音已经在颤抖了。
雪漫的俏脸上也满是认真的神色,竖起耳朵仔细地听。
她是真的对这方面的历史文学非常感兴趣,以此作为自己读博的研究课题,这两年为此查阅了大量关于这些的历史文献。
但是,她还是第一次从王谦这里发现这种解读和补全方法!
精华言情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99.除了演戲,你啥都會?北影教的啥!(求訂閱!)分享
自己代入角色,然后尝试自己去写?
雪漫觉得好玩。
同时,也不严谨!
一两千年前的情况,谁都不知道。
现在都是猜测!
但是,这就是研究的态度,本身大家都是猜测,就看谁猜的更加合理,更能被业内所接受。
薛振国神色更加严肃了,继续读道:“这首作品,是采用当时比较流行的五言律诗。以煮豆子来比喻当时的情况,点燃豆子杆来煮锅里的豆子,是不是很符合当时兄弟相残的情况?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表达了曹植对曹丕残害弟弟的愤怒怨念……”
“这是我暂时对曹植遗失的七步诗的想法。还有诸葛亮的那篇历史上应该留下来的出师表,我也有点灵感,后续如果有了完整的想法,再和你分享!”
薛振国一口气读完,眼神还没离开手机屏幕,目光盯着那首五言六句诗,再次低声读了起来。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薛振国读了一遍觉得还不过瘾,又连续不断的读了好多遍,眼睛越来越亮,对这首诗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
雪漫看着老爸读了十几遍了,站在那里发呆,害怕老爸受了刺激精神失常了,上前轻轻拍了拍老爸:“爸,你没事吧?”
薛振国回过神来,眼神复杂地看了雪漫一眼,摇头:“没事!只是这首诗真的写的太好了。我都怀疑,这首诗可能真的是历史上的曹植写的,太符合当时他所处的环境了。就如王教授所说,可能也是因为这首诗表达的情绪和愤怒,让曹丕放弃了杀弟弟曹植的想法。”
说着,薛振国看着雪漫:“他真的是北影表演系毕业的?”
说实话,薛振国都怀疑王谦是不是毕业于几所名校的文史类专业的高材生了。
这对历史的研究就很深刻了,那个京大的研究生估计不难。
而写的这首诗!
放在现在这个时代,就很吓人了。
这首诗本身就是一首佳作,哪怕放在古代文人骚客众多的时候,也绝对能称得上是佳作。
放在现代?
不好意思!
估计没几个人写的出来。
现在很多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就连写一篇完整的骈体古文都费劲,更别说这种表达特殊情形的五言律诗了。
北影表演系专业竟然有这种文史才华?
薛振国不太相信。
雪漫也笑了笑:“这是有据可查的。几天前就有人查到了王教授在北影的学生档案,还有毕业时候的毕业照,和李青瑶同届毕业。他们的老师是您认识的,黄俊教授!他家里也比较普通,是魔都本地乡下的,没什么背景,以前的表现也一直很普通。”
“就是最近一个月才突然爆发了,又是发歌,又是写钢琴曲,现在又作诗,还都是好作品。不只是您看不懂,我和其他所有人也都看不懂。”
“网上有人爆料说,王教授上个月是被刺激了,所以才突然开始爆发了,我觉得这有可能。”
薛振国听女儿说完,摇头道:“不管那些了,反正这个王教授在三国历史上的造诣很高,诗词底蕴也非同一般。你和他多接触请教一下,对你有好处。但是,别在网上搞这些了,大张旗鼓的,太高调。”
“下次,有机会还是要请他来咱们学校交流讨论,我现在也想见见他了。”
雪漫看了老板一眼:“我试试问他要个联系方式吧。不过,您别抱期望。他这么忙,估计没时间来我们学校。我听说,央音,魔音,浙音上次是几次三番的邀请,他才答应在三所学校挂职教授的,还让三所学校承诺了可以永远不去上课才答应的。”
“他说他没时间去上课。要让他来咱们学校交流文史,我觉得不可能。有那时间,人家能做的事情多的很。”
薛振国惊讶道:“三所学校对他让步这么多?他又不去上课,岂不是就挂了一个名?占据一个名额?”
每个学校的教授职称都是有名额的!
王谦这是站了三个茅坑不拉屎。
学校领导怎么安排其他要求职称的人?
雪漫微笑道:“老爸,如果现在有个创作了几首传世之作作品的人,你会邀请他到咱们学校任教吗?”
薛振国想了想:“如果他有那份本事和底蕴,那我肯定会邀请!咱们学校也需要高端人才。”
雪漫:“那他拒绝呢?”
薛振国一愣,国内还有人能拒绝京大的任教邀请?
雪漫又问:“如果他拒绝呢?”
薛振国:“那我多邀请几次!以诚意打动他。”
雪漫:“那他被你的诚意打动答应过来任职,但是要求不强制他去上课呢?就是挂个职位,你愿不愿意?”
薛振国思考了一下,说道:“那要看他的真正本事。如果达到一定的地步,仅仅挂职就能让咱们学校增强底蕴的话,这是可以让步的。”
雪漫摊手:“那不就得了?”
薛振国:“你是说,王谦在三大音乐学院的眼里,就是专业技能达到了那种地步?只是挂职,就让他们学校的钢琴系底蕴提升了很多?”
雪漫反问:“不然呢,人家学校是做慈善的?”
薛振国沉默,然后摇摇头:“反正,我不会做出那种无底线的妥协。”
雪漫当下拿过手机继续看了看王谦的微博,仔细读了一遍这首诗,对王谦回复道:“王教授才华惊人,小女子佩服。让我以为这首诗可能就是曹植在当时的环境所写。这首诗放在历史上也是一首佳作,放在现代,是不可多得的作品。”
“希望王教授能早点有灵感书写一篇诸葛亮的出师表,雪漫很期待。”
然后。
雪漫用毛笔将王谦的这首七步诗写在了纸上,拍了一张照片发上传上去,一起发送给了王谦!
王谦很快回复了:“谢谢雪漫的夸赞,其实都是不值一提。历史和文学都是我闲暇时候的爱好而已,肯定不能和你这种专业人士比了。等我下次有时间,再好好研究一下三国历史和诸葛亮这个人物,再给你们写点东西。”
“字写的很不错”
雪漫看完,头上已经满是问好了!
只是你闲暇时候的爱好?
就比我这个文史专业读博的京大学生更专业了?
这老凡尔赛了吧。
摇摇头。
雪漫发现自己不想和王谦说话了,当下也没有要联系方式,直接恢复了以前的风格,简单回复了两个字:“谢谢!”
王谦也简单回复了两个字:“不谢!”
然后。
这场文史上的友好交流,就此结束了。
但是。
在网络上引起的风暴却刚刚开始。
两人的这一番交流。
上百万的人在关注着。
两人刚才发的几条微博信息,都有几十万的点赞转发,留言人数都超过了十万。
非常多的人都被王谦的这首诗所震惊。
五言诗,一句只有五个字,看起来好像文字不多,似乎很简单!
一首诗就只有三十个字!
当代键盘侠随便键盘一敲,就不止这点字了!
但是,字数越少,想要将意思表达完整清晰,还要附和规律。
难度是呈指数级上升的。
“话说,王教授在文学方面也这么强?我看雪漫才女也被折服了。”
“这首诗我读了好几遍,真好。”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討論-99.除了演戲,你啥都會?北影教的啥!(求訂閱!)相伴
“这首诗表达的意思有点强呀,兄弟阋墙,表达太形象了。”
“王教授,牛逼!”
“王教授,悄悄告诉我们,你到底是不是北影表演系毕业的?见过你开火锅店,见过你唱歌,见过你弹钢琴,现在又见到你写诗研究历史,就是没见过你演戏呀!”
“真心觉得王教授可能不是北影毕业的,太水了,除了演戏,其他啥都会,啥都厉害!”
“北影有被冒犯到哦!”
……
王谦还真的接到了何东明的电话。
何东明:“谦子,写诗呢?”
这家伙的语气,貌似有点贱贱的!
王谦:“嗯,无聊写着玩。”
凡尔赛呗,谁不会!
何东明:“那别玩儿了,我知道你最近被骚扰的厉害,陌生号码都不接。所以给你特意打个电话说一声,刚才黄老师给我打电话了,问我要了你的新号码,等会儿可能会联系你。”
王谦楞了:“黄老师?”
何东明:“对呀,咱们大学时候的班导师,你不会忘记了吧?黄俊教授,二十多年前拿过影帝的那个。”
王谦瞬间想起:“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我是说,黄老师找我干嘛?”
何东明笑起来:“嘿嘿!!还能干嘛,让你别继续败坏咱们北影的名声呗!除了演戏,啥都会?”
王谦:“滚吧,我挂了。”
何东明:“好嘞!”
刚挂了电话。
王谦的电话就真的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
本能的差点拒接。
但是,想到可能是黄教授打来的。
王谦接了。
一接通,电话里就传来惊喜的声音:“是王谦王教授吗?”
一听这声音,肯定就不是换老师了。
黄老师不可能叫自己王教授的!
王谦淡淡地说道:“嗯,我是,有事赶紧说,不然我挂了。”
对面马上说道:“别,别,王教授。我是南方娱乐集团的,我姓李,王教授叫我小李就行。”
王谦:“再见!”
电话里传出急切的喊声:“王教授,您等等,等我说完可以吗?给我一个机会!”
王谦:“嗯,说!一分钟!”
电话里的声音变得急促起来:“王教授,您对我们公司之前有点误会。陈芸呢,就不是我们集团的人,她只是腾飞平台的人,腾飞平台是我们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不能代表我们公司的态度。她对您的行为,也是擅自行为。现在她已经被公司内部处理了,取消了她的晋升资格。”
“我现在是公司管理艺人经纪的一把手,我叫李东兵。我代表南方娱乐和您谈谈,怀着百分百的诚意想签下您!我们给您准备了一线顶级合约,一切条款都是业内最宽松最高的,附带签字费三千万,签完合约一次性付款。”
“我们给您制定了完整的发展规划,将来可以把您打造成华语乐坛的一哥!腾飞平台那边的资源也会永远向您倾斜。为表示诚意,公司已经让腾飞先给您的作品安排了最好的推荐资源,弥补陈芸擅自行动给你带来的损失和误解。”
王谦:“说完了吗?”
李东兵:“说完了,王教授,您考虑一下!”
王谦:“再见!”
说完,王谦直接挂了电话。
想到对方所说的推荐资源,他登上腾飞平台看看。
发现,首页最醒目的大推荐上,真的是他的作品!
没那么简单!
随后,他就是稍稍皱眉。
因为,他记得,这个最醒目的推荐位置,本身就是给上月的新歌冠军单曲准备的。
谁拿下第一,本身就会按部就班的登上这个位置。
所以。
还是拿着本就属于我的东西来卖给我人情?
王谦当即将南方娱乐再次从心里踢出去。
目光在首页最上方的歌曲年度下载总榜看了看。
“呵呵!”
王谦笑了笑。
排在第一的。
还是他的歌。
没那么简单。
第二,我相信!
年度下载榜单,是今年七个月来,下载歌曲总的排行榜。
也即是说,其他歌曲,七个月来累计的下载数量,也没有他两首歌上个月半个多月累计的多,当然也有最近几个月发的新歌没有累积到七个月,那和王谦的差距就更大了。
嗡嗡嗡!
电话再次响起。
王谦看到又是陌生号码,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你好!”
电话里传来一道沉稳的声音:“是王谦吗?”
来了!
王谦对这个声音也有深刻的记忆,马上换了语气:“是是,我是王谦,您是黄教授吧?”
电话那头,正是北影表演系的教授,黄俊,当年王谦的老师,曾经拿过影帝奖杯,现在偶尔还在一些大热电视剧里出演重要角色的老戏骨,在圈内地位举足轻重。
黄俊:“嗯,我是黄俊。没想到王教授你还记得我!”
王谦立马被吓了一条:“黄教授,您别,千万别叫我教授。不然,我得跪着和您打电话了。”
黄俊:“你现在本身就是三所学院的教授!”
王谦:“那也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我也不想要的。黄教授,您找我有事儿?”
黄俊顺着王谦转移了话题:“我刚才看到你在微博上,和雪漫那丫头互动聊三国,还写了一首很不错的五言诗!”
王谦笑着谦虚地说道:“爱好,爱好而已。”
黄俊:“又是爱好。那你还记得我是教什么的吗?”
王谦:“我当然记得,您教我们表演的嘛,是您教得好,我们才能……”
黄俊马上打断了王谦的话:“才能什么?是我教表演教的好,你才能把歌唱的这么好,才能把钢琴弹的这么好,才能那么了解三国历史,写这么好的一首诗出来?”
王谦苦笑,这是来问罪了:“老师,您,您误会了!我一直都记得我的专业,就是表演。您放心,我绝对没有把我的专业放下,我永远记得,我是一个演员!”
黄俊:“然后呢?去唱歌了,去弹钢琴了,去写诗了?”
王谦:“老师,您看着,我以后一定当演员,拿影帝!拿戛纳影帝,拿奥斯卡影帝!”
黄俊:“还撒谎吹牛?”
王谦:“老师您慧眼如炬!”
黄俊:“少和我油嘴滑舌的。不说你这个了,我听说你和青瑶离婚了?”
王谦沉默下来,然后语气认真地回答:“嗯,谢谢老师您关心。”
黄俊:“年轻人这么冲动。算了,我不多嘴了。当初你们在一起,我本就不看好。你们天赋都不错,如果你当年出道,你的发展应该也不会弱给李青瑶,你们两的性格也都比较硬,硬碰硬,迟早都要离婚。”
“所以,结果其实已经注定了,你们离了也好,还好没有闹的一地鸡毛。你现在才出道,是不是因为青瑶刺激的?”
王谦:“老师,不是青瑶刺激的。只是,她们老觉得我现在出道必死,那我就试试呗。”
黄俊:“你的才华,让我都很震惊。我希望,你别把我教给你的东西给搞丢了。有时间的话,回学校转转。上个月,景若还回来看我了。这丫头天赋好,老天爷赏饭吃,就是性格太淡了,什么都不争!”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王谦:“好的,我年底就去学校看看您。景若的演技绝对没的说。”
黄俊:“我不多说了,一定别忘记你的专业。”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 茗夜-99.除了演戲,你啥都會?北影教的啥!(求訂閱!)看書
王谦:“我记得,老师您放心。”
挂了电话,将号码存下来。
王谦心情有些沉重。
黄俊教授,在他记忆中,形象比较深刻。
演技绝对国家级,尤其难得的是对每个教过学生都尽职尽责,尽可能的帮每一个学生都争取一个机会!
李青瑶出道第一部戏,就是黄俊教授帮忙找的关系。
本来,黄俊教授也给王谦安排了一部戏的配角,王谦当时拒绝了。
看来!
以后的确要找机会当一回演员,向对自己抱有期望的黄教授证明一下自己的专业。
时间已经不早了。
秦雪荣刚才就起来了,看王谦在打电话,就没有去打扰,穿上衣服下楼去准备早餐了。
王谦匆匆洗漱一下,也下楼去吃早餐。
餐桌上。
三人都好奇地盯着王谦。
慕容月直接问道:“王谦,你真的是学表演的?”
又是这个问题!
王谦肯定的点头。
慕容月追问:“那你对历史这么了解?写诗也写的这么好?从哪儿学的?”
王谦一如既往地回答:“这是我的爱好。”
慕容月:“和钢琴一样的爱好?”
王谦点头!
姜煜撇嘴。
秦雪荣自豪地笑着,将亲手剥好的鸡蛋喂给王谦吃,眼睛都舍不得离开王谦的身上。
吃完早餐。
王谦就带着乐队成员继续去录音棚练习,晚上找周导约了一个时间,等节目组下班了,带着乐队成员去节目舞台现场走走,熟悉一下场地。
秦雪荣又回魔都一趟,去处理魔东网络公司,和千千静听平台的事情,下午回赶回来给王谦做晚饭!
时间!
过的很快!
好声音很快又播出了三期。
盲选已经接近尾声。
每一期。
好声音都照旧推出了一位主打的选手。
但是,除了第一期的王谦,和第二期的陈晓雯爆火出圈之外。
后面三期的主打选手的话题度都比较一般,当然这是相对于王谦和陈晓雯显得一般,如果放在往届,后面几位主打选手都算是非常成功了,获得了巨大的关注度,吸引了很多人支持他们,节目的收视率也是一路攀升,超过了十年来的最巅峰时刻,在全国引起了巨大的关注和议论。
好声音节目组也抓着机会在官微上公布了,盲选结束之后的节目将会以现场直播的方式登上电视。
这也引起了一番震荡!
因为,这是国内第一个现场直播的选秀节目。
这段时间。
王谦一直都比较低调。
没有发布作品,也没有搞事情。
就是在练习,偶尔去找崔文锋聊聊音乐上的事情。
让很多人,都快要忘记这位王教授了。
直到!
这一天。
王谦突然再次出现在大家的视野内!
因为。
王谦突然自己下架了腾飞平台上的所有作品。
这一下,王谦瞬间得到了整个娱乐圈的关注,以及所有歌迷粉丝的震惊,还引起了吃瓜群众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