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御九天 txt-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推薦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真正的幻术一般分为两个部分,引诱,沉沦。
用各种各样的幻境来混淆你的感知、模糊你的判断,若是你坚持心中清明,那幻术就只是幻术,无法伤你分毫,可如果你沉沦进了幻境的世界中,随着那个世界同悲同喜……一句话,看电影你看入戏了,那就成了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天舞岚的瞳孔中渐渐恢复了色彩。
幻术是引诱人心,并不是她去布置幻境里的一花一草,不过还是能感受到一些信息碎片,这是一个有反骨的兽人,不感激刀锋的收留,不甘于刀锋联盟施舍它们的那一方天地,竟妄图与人类平起平坐,享有同等的权利………而且,天舞岚能感觉到坷拉对王峰的那种莫名信任,似乎,那个兽女相信王峰可以让她看到兽人和人类平等那一天。
多么幼稚可笑的理想?
天舞岚微微一笑,单单这种想法,对兽人来说已经是取死之道,何况虎煞的伤太重了……玫瑰欠下的血债,只能用血来还。
施术者已经苏醒,坷拉却似乎彻底陷入了沉沦,所有人都明白,胜负已分。
兽人就是兽人,能站到这个赛场上已经是它们可以吹一辈子的殊荣了,竟然还妄想和天舞岚一决胜负?结果只能是自取其辱。
四周看台并没有像上两场那样热情洋溢、欢悦欣喜,而都只是淡淡的笑着,以天舞岚的实力,赢一个兽女需要有什么庆祝的欢呼吗?那是对天舞岚的侮辱。他们低声交谈着,整个赛场上嗡嗡嗡嗡的声音,压根儿就没有人将这场比赛的胜负放在心上,继而都开始谈论起天顶圣堂的‘三比零’来,第一场的平局虽然让这个比分显得不是那么完美,但毕竟还是三比零。
台上的南兽大长老微微摇了摇头,在来这里之前,他原本是抱着一些期待的。
现在南兽部族的高层已经出现了分歧,一部分高层认为现在刀锋歧视兽人太过明显,族群的日子是越来越难熬了,永远看不到希望和出头之日,那些混进人类城市去‘打工’的兽人还好,虽然受尽歧视和屈辱,但至少有口饭吃,可在南边的贫瘠大陆,上百个族群每年都有许多饿死的兽人……什么狗屁自由?比活下去更重要吗?不如与北兽合并,虽然那意味着接受九神的奴役,从此失去自由,但至少有口饭吃不是?
至于说北兽是否会接受,这其实并不用担心,兽族的十二长老代表十二个当初追随兽神的忠诚家族血脉,这是记载于兽典中,所有兽人都要承认的,现在十二长老,北兽占据八位,南兽则有四位,即便只是为了兽族的精神象征,让十二长老归位,北兽也绝对不会拒绝南兽的合并提议。
可问题是,南兽人花了几代人的时间,用贫苦生活和鲜血好不容易才换来的那份儿‘自由身’,真的能说放下就放下?
大长老是赞成北并的,南兽四大长老中,霜狼长老也赞同北并,但乌干达和塔塔丝长老都是坚决反对,而且态度一直很强硬,半年前坷拉和乌迪被招去玫瑰,也并不全是偶然,玫瑰敢于招收兽人,是塔塔丝长老和雷龙达成的协议,那个比大长老年轻十几岁,但却已经老态龙钟的兽族女人,用当年雷龙欠她的一份儿情,换来了一个机会。
这个世界上并不缺乏睿智的人。
兽族内部对此从一开始就不看好,权当老人家瞎折腾了,可没想到啊,那两个明明天赋一般的兽人,去了玫瑰后竟然真的觉醒了,拥有了会和他们称兄道弟的人类朋友,成为了整个刀锋联盟热议的对象,频频登上圣堂之光、刀锋圣路等各大报纸,且最后还站到了这人类圣堂最高级别的赛场上!
坦白说,坚定如大长老,也一度动摇了,他似乎真的看到人类和兽人平等相处的一个可能,何止是大长老,连同整个兽族其实都已经感受到了这一点,他们为坷拉和乌迪欢呼雀跃,视之为精神偶像、视之为兽人崛起的希望,甚至期待着他们在这天顶圣堂的赛场上,打脸最强圣堂,击败他们最强的人类弟子,让所有看不起兽人的人类都好好看看,看看兽人的潜力,看看兽人的意志!
大长老是抱着期待来的,对人类来说简简单单的一场比赛,对兽族却是承载着太多,可没想到啊……
大长老微微一叹,脸上潜藏的那丝期待终于消失,取而代之的则已是那不含丝毫烟火气的淡淡微笑。
事实终究会击碎理想,这个世界不是童话,乌干达那种不切实际的梦想对兽人来说是不可能成功的,是时候做出决定了。
去北方为奴,终归好过让更多的兽人饿死在那寸草不生的贫瘠荒原上。
………………
在这种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一柄小刀已经足以解决战斗,可天舞岚似乎并不打算那么干,那双美艳的眸子看了看场下的王峰,微微一笑,随即手指随便一扬。
只见坷拉的手臂竟然就像提线木偶一样被她提了起来。
“幻术和傀儡术结合,妙极。”鬼志才的眼睛一亮,每一个傀儡师都是艺术家,他们有着无穷无尽的奇思妙想,这是鬼志才最喜爱的一点:“魅幻傀儡师!这是能混出称号的啊,哈哈,我现在倒真有点后悔没收这小丫头为徒了。”
李轩辕哭笑不得的说道:“鬼长老,您这到底哪边儿的?刚才不是还说和王峰他们相处得很融洽吗?”
“当然是站要赢那边,这不是很明显吗,不然多打脸?”鬼志才哈哈一笑,神使和岛主有令,不得透露王峰神使的身份,那自然犯不着现在就非要和玫瑰绑在一起。
“那今晚我可不敢请你喝酒了,我怕我小妹跑来揪我胡子。”
“诶,你个妹妹奴别告诉她不就完了?小丫头又不是下面那个地听乔司,还能听到咱俩说话?”鬼志才眼睛一瞪:“酒还是喝的,不但要喝酒,你说的那个什么刀锋城最好的十八摸也得唱起来,至圣先师常常教导我们,兼听则明嘛!”
李轩辕听得哈哈大笑:“兼听则明、学无止境!我就喜欢好学的老人家,没的说,安排!”
说话间,场中的坷拉已然彻底落入了天舞岚的掌控中,安南溪已经在数数了,可天舞岚的手指却已经动了起来,十秒钟的数数时间,这已经足够她做很多事儿了。
“跪下吧,为你的狂妄无知恕罪。”她面带微笑的操控着这具已经属于她的傀儡,她要告诉玫瑰,挑战至尊是要付出代价的,有的时候比生命更可怕。
话音刚落,坷拉的腿已经微微弯曲,可很快,那弯曲的双腿又重新挺直了起来。
天舞岚微微一怔,对方似乎在反抗?
这是不应该出现的事儿,一个已经陷入幻境中的人,怎么可能还有意识来反抗自己的傀儡术?
她又尝试了一下,可这次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操控对方了,她惊奇的发现坷拉那双已经没有了瞳孔的眼白,竟然微微翻转起来。
所有人此时都察觉到了这一点,安南溪的数数停止了,四周看台上也传来一阵‘咦呀’的感叹诧异之声,许多人都停止了交谈往这边看过来。
只见坷拉的身体开始颤抖,反抗意识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明显。
早就已经放弃的南兽大长老感觉眼前微微一亮,难道还有机会?
驱魔术和幻术,这对普遍精神意志薄弱、只擅长蛮力的兽人来说,一向都是致命的,可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力量,才能支撑这兽族女人对抗着幻术的束缚、还硬抗下傀儡术对她的操控?
这……怎么可能?
不好!天舞岚的瞳孔也猛然一缩,手指一晃,八枚白色的纸鸢瞬间出现在她双手十指之间!
本是毫无悬念的比赛,却突然变化陡生,四周看台顿时就已经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那个明明中了天舞岚的幻术,却又不被她操控的兽女。
跪下!你这个该死的奴隶!
坷拉的世界中,无数狰狞的人类正在向她狂吼,在向她施压!煌煌鬼级乃至龙级的威压,各种鄙夷奚落、不屑一顾的眼神,乃至于包括了兽族自己的同胞,都在嘲讽她此时此刻的不自量力。
可坷拉就是不跪,兽人已经跪得够久了。
在老王的炼魂阵里,这样的对抗她可以坚持上一个小时,只是之前面对的是历代兽族的列祖列宗,她始终寻求不到冲开幻境的突破口,也始终没有‘背叛兽族’,和祖宗叫板的勇气,可现在……那些狰狞的人类面孔、那些被欺压的兽人身影,那一声声不屑的奴隶。
一丝雷光开始在坷拉的眸子中缓缓闪耀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她的意识中觉醒,要助她摆脱这一切束缚。
奴隶?同样是努力的在这个世界活着,可兽人就该生来是奴隶?
不,绝不!
天舞岚表情没那么自然了,这个奇怪的兽人抵抗力越来越强,如同海浪一样一波接一波,竟然丝毫没有减弱的气势,幻术师最怕的是自己的法术被迫,因为这可不是简单的被迫,是要遭受反噬的,她当然不会给对手这个机会!
“神鸾天舞!”
八只纸鸢化为流光飞射,在空中瞬间化为‘万紫千红’,那是密密麻麻、数以千计的天鸾,宛若五彩洪流般冲向正处于蜕变中的坷拉。
轰!
场中霎时间光芒耀眼,一道人影被狠狠的冲飞,如断线风筝般飞射向场外。
飞出去的是坷拉。
场外,天舞岚胜。
“坷拉!”一道人影从玫瑰的通道口处飞射而起,抢在王峰前面,一把接住了飞射在空中的坷拉。
是摩童,接住坷拉的同时他焦急的低头一看,只见此时坷拉面如紫金,她身上的玫瑰战袍已经千疮百孔,且有阵阵紊乱的雷电涌动,在她身上乱窜,宛若走火入魔。
“麻蛋吓我一跳……还以为这兽女也要跟那个范特西一样来个临阵突破呢。”
“一个兽人,她也配?”
“瞧那样子似乎是走火入魔了,这下算是废了,我看以后做一个乖巧的女奴更适合她,以那张漂亮的脸蛋和身材,生意或许会很不错吧!”
毕竟之前才刚被范特西惊了一次,刚才看到坷拉又有要变异的迹象,可把这些天顶圣堂的支持者们给吓得够呛,还以为要被翻盘,还好虚惊一场。
此时刚才还装着彬彬有礼的家伙们一个个抹着汗,各种污言秽语也终于是冒了出来。
怀里的坷拉已经神志迷糊,魂力更是紊乱得像要炸开,摩童本就心急,此时更是感觉要炸,头发都快竖起来了,却见王峰及时出现在他旁边,掐住坷拉的嘴巴,一瓶镌刻着暗魔岛标志的古怪魔药给她倒了进去,同时握着坷拉的手,一股魂力输入。
效果是立竿见影,只见坷拉身上紊乱的雷电顿消,混乱的魂力得到疏导,状态逐渐稳定下来。
其他人或许没看清王峰给坷拉喝的是什么,但场上的天舞岚隔得最近,看得清清楚楚。
坦白说,刚才坷拉的变化让她感觉心悸,甚至让她在那瞬间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若不是常年游走生死之间养成的下意识反应,但凡慢上半秒,这一战的结果可能就很难说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兽人而已,竟然让自己感受到了恐惧,天舞岚心中愤怒,冷声说道:“暗魔圣灵汤……用这么珍贵的圣药来救一个奴隶,真是糟蹋东西!”
“奴隶你妈呀!”摩童才刚感觉平静了一点,听这话差点就炸了,旁边的乌迪也是朝她怒目而视,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
却听坷拉迷迷糊糊的说道:“兽人、兽人永、永……”
此时此刻,大概只有王峰知道坷拉说的是什么,因为这句话本是他当初为了忽悠坷拉进战队时说的,本只是游戏里的台词,没想到却成了坷拉精神的支柱和方向。
他此时冷冷的看着台上的天舞岚:“兽人永不为奴!”
老王的声音并不大,但用上了魂力,虽比不上傅长空那些顶级高手可以传遍全场,但却也足够让许多人都听清楚了。
刚才还嗡嗡嗡嗡的现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你们开心就好。”天舞岚忍不住哑然失笑,随后就是四周看台上那回过神来的、无可抑制的哄堂大笑声。
贵宾席上的不少人也在笑,兽人的这种口号,自己藏在洞里喊喊、给他们自己打打气也就罢了,可在这样的时间地点场合里说出来,简直就是贻笑大方,尤其竟然还是从一个人类口中说出来的,不得不说,人类在这方面对同类是宽容的,只当王峰在说笑,没错,真的有点搞笑。
可刚才还皱着眉头的南兽大长老,此时却突然怔住了。
兽人永不为奴……意义对他来说并不陌生,那正是南兽部族当年脱离北方兽群,甚至不惜与北兽反目成仇的唯一原因,在南兽部族的各种经典吟游诗歌里,有无数种对这个理想的阐述,各种剥析引论,可却没有任何一句,比这简简单单的六个字来得震撼人心。
是啊,这本就只是一个简单质朴的理想,是历代南兽人的意志所在,何必要去掺杂那么多其他的东西和考虑?四周那些笑声是很刺耳,可场中的王峰、乌迪等人,还有那个为这句话坚持到了最后一刻、甚至差点就破茧而出的女兽人……
大长老的神色渐渐恢复了正常,眸子重新变得古井无波,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在他身后身披金甲的七皇子立刻恭敬的附耳过来。
“比赛后,我要见见那个王峰。”旁人只能看到大长老的嘴皮在蠕动,却根本听不到声音,当然,即便听到也不会懂,兽语和通用语可完全是两种语言:“安排一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在刀锋城,两个如此倍受关注的人物,想要私下见面而不被其他任何人察觉,这无疑是件很高难度的事儿,但七皇子却没有任何迟疑,也没有任何为难,只是恭敬的应道:“是。”
或许人类不在意,甚至当权者更是当笑话,却不明白,这句话从一个人类口中,在这样重要的场合说出,对一个兽人领袖来说是多么大的触动,甚至会改变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