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txt-第333章:你爲何這般待我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清平调。
不管是李白在描写杨贵妃,还是在描写他见到的一位绝美名妓。
那都是一首描写美人的诗词。
以牡丹花来形容女子的美艳,用云霞比作衣服,用花儿比作容貌。
不用见其人,只是听闻这首诗,闭上眼睛便能想像那女子有多美了。
听闻苏亶的吟唱后,满场士子皆呆立当场。
良久后,才有人开口赞道:“此诗想象巧妙,信手拈来,不露造作痕迹,果真妙极。”
“没错,这首诗中语语浓艳,字字流葩,听这首诗,如觉春风满纸,花光满眼,人面迷离,无须刻画,自然使人觉得这是牡丹,是美人玉色。”
甚至有人还感叹道:“今日来此能听这一首诗,便以是无憾了。”
如此高的评价,就可见这首诗的水平了。
此时,许多人也将目光放在了与李承乾发生冲突的王兰登身上。
有人开口问道:“王公子,您就不做一首与这首拼一拼了?”
拼?
拼个锤子……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討論-第333章:你爲何這般待我分享
王兰登虽然有些迂腐的酸文人气质。
但他却不是个傻子。
他又怎么不知道这首诗当中的蕴含的能量。
以他肚子里的墨水,怕是憋一辈子也不见得能写出这样的诗词来。
此时被这些士子问话,他也是满脸尴尬。
他直捂着脸,坐在当场不敢言语了。
周遭的士子们见状,也都纷纷抛来鄙视的眼神。
都不知道人家的深浅,你在就在这狂?
你有什么可狂的?
现在好了?被打脸了吧?
酸文人就是有这点好,那便是永远不会站在一个立场上看待事情。
例如开始时,因为等李承乾等得太久,所有人都在心中抱怨李承乾的不是。
甚至后来王兰登开口,这些人中也有人跟着王兰登一起挤兑李承乾。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馬龍藏海-第333章:你爲何這般待我讀書
可现在,李承乾一首诗作出来惊艳满场。
他们马上就站在李承乾那边,反过来开始挤兑王兰登了。
也不得不佩服这帮家伙的善变呀……
不过也有人心生好奇,看向苏亶,开口问道:“苏大人,请问刚才那位是谁家的公子呀?”
谁家的公子?
苏亶轻笑道:“他便是当今的大皇子,秦王殿下!”
听闻这话,众人又是一惊。
那人就是秦王?
此时众人也才反应过来。
怪不得苏亶会压着诗会开始时间呢,原来是为了等秦王前来呀。
这一下,在场众人因开始等待李承乾而产生的怨气全然消失不见,心中满是敬佩之情。
那些坐在连涨后的女子听闻这话顿时就炸了锅了。
“早就听说过秦王之才,今日一见果真不凡呀。”
“是呀是呀,秦王八岁能成诗,听说还在一日内为卢家小姐连作情诗十首呢。”
“哇,他竟然这么厉害呀,搞得我都想嫁给他了呢……”
“你这小妮子就别乱想了,那可是大皇子,将来可是要成为太子,乃至天子的,你嫁给他,难道是想做皇后呀……”
听闻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苏清灵坐在人群中,表情十分尴尬。
不知为何,她忽而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
而心中未免也多了几分对李承乾的怨恨。
凭什么你能为那姓卢的一日连作十首情诗,偏偏却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浪荡子的模样?
难道我比那卢小姐差了?
想着,苏清灵直咬着嘴唇站起身来,迈步朝外走去。
……
还没等李承乾出院。
他便被紧跟着跑出来的郑楚高给叫住了。
郑楚高满脸难以置信的问:“您真的是秦王殿下?”
李承乾微微昂了昂首:“如假包换。”
听闻这话,郑楚高直接下拜:“草民郑楚高,参见秦王殿下。”
李承乾并未阻拦他给自己行礼,只笑呵呵的看着他,也没说话。
收到来自郑楚高的紧张值+99……
有时候,不说话,比说话还管用。
例如此时郑楚高见李承乾不语自己说话,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他直吞了口唾沫道:“先前不知殿下身份,多有得罪,望殿下海涵……”
李承乾轻笑道:“你只是说了句不该说的话罢了,不算得罪,日后改正便好。”
他挥了挥手道:“我也要走了,你也要参加诗会,咱们就此别过,有缘再会。”
闻言,郑楚高还能说什么?
他只能再次下拜高呼:“草民,恭送殿下……”
李承乾只朝他笑了下,随即便要迈步离开。
谁知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呼声:“李承乾!”
听见这声音,李承乾忍不住挑了挑眉,直回头望去,正看见刚刚追出来的苏清灵。
见她那模样,李承乾顿感头痛。
完了,这不是坏菜了么……
可他却也不知道怎么跟苏清灵说,所以干脆,他连话都没讲,直拔腿就跑。
见状,苏清灵也不犹豫,直接甩开腿追了上来。
可她的速度,哪里能与李承乾相比?
只是三两个转弯,就被李承乾给甩开了。
可就算如此,她也依旧没有放弃。
或许是老天爷都体谅她这锲而不舍的精神。
李承乾因为不熟悉苏府地形,直接跑进了死胡同里。
而当他亦是道部队,转而重新回到路口时,苏清灵已然追上来了。
苏清灵直张开双臂,将他堵在死胡同内,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道:“李承乾,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为何要这般羞辱我?”
“我何时羞辱你了?”
李承乾满脸莫名其妙。
“你明明不是浪荡子,却偏偏要在我面前装出一副浪荡子的模样,难道还不是羞辱我吗?”
苏清灵咬着嘴唇,眼泪顺着面颊缓缓滴落:“若是你看不上我,大可直接与我父亲说明,何必弄出这些是非来?”
见她哭了,李承乾也有些凌乱。
他什么都看得了,唯独看不了女孩子流泪。
此时见她这模样,李承乾也有些不知所措,他直道:“你别哭呀,我并非看不上你……”
闻言,苏清灵抬头望着李承乾:“那你为何做出这般事情来?”
“我……”
李承乾直咬嘴唇,将自己后半段的话给吞回肚子里。
他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不娶你的原因,无外乎是因为卢姐姐。”
“你知道的,以卢姐姐的身份来说,父皇是绝不可能让她做我的正妃的。”
“不过越是如此,我就越要争取一下,所以才会在你面前露出那副样子。”
李承乾也是思索良久才想出这样一个理由来。
他直朝苏清灵拱手道:“若是因此伤害了你,我只能跟你说一句,对不住了姑娘,希望你能理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