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三章 強硬與妥協鑒賞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我有一座藏武楼
好处人人想要,段毅有这么好的机会却不肯把握,说一句暴殄天物不为过。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段毅欲擒故纵的一个把戏,他想要的其实更多。
優秀都市异能 我有一座藏武樓 愛下-第七百五十三章 強硬與妥協閲讀
熟料段毅微微一笑,还是用一副平静但又疏离的口吻回道,
“太子,人人皆有所好,好名,好利,好色不一而足。
段某人胸无大志,于权势富贵无所求,只想携着自己喜欢的女人,退隐山林,潜修武学。
因此,说句大不敬的话,别说只是镇北王。
就算是富有神州的天子之位近在咫尺,我也不会心动,这就是我的答案。”
段毅话刚刚说完,还没等夏阳有所反应,酒楼的一个角落已经传出一股磅礴凌厉的杀机,宛若一柄凶悍霸道的长刀,斩向他,同时一声暴喝之声响起,
“段毅,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蔑视皇族。”
哗啦啦的劲风鼓动,随杀机袭来,赤色的精芒宛若实质,沿路的桌椅,地板,纷纷被劲风卷动撕裂,木屑纷飞,瓷碗酒壶碎裂,却在侵入到段毅周身三尺之外戛然而止。
可见那发声之人功力深厚无比,不过好在并未真的要动手,而只是略作警告。
段毅终究不是一个可以随意拿捏的角色,况且太子也未曾有吩咐。
掩藏在飞凰面具之下的夏阳脸色也并不好看,眼神中杀机若隐若现。
天子之位乃是他从诞生之日起便注定要追逐以及引以为傲为荣的,却想不到在段毅眼中如此不值一提,这岂不是对他的侮辱?
“段毅,我再问一句,你当真不愿意为我所用,反攻镇北王夏宏?”
太子声音已经不似开始时那般亲切温和,转而变得秋风萧瑟,森冷枯寒,吹进人的心里,叫人遍体僵硬,如坠深渊。
此时此刻,更看不出夏阳曾与段毅把酒畅谈,相言甚欢的样子,反而充满了陌生,叫人不敢相信夏阳和杨阳竟是同一个人。
可见,皇族天生就是演员,翻脸无情更是常态。
天家无父子,果然不是一句假话。
段毅缓缓站起,身躯笔直,如同一株山间松柏,擎天之柱,对戴着飞凰面具的夏阳拱手一礼,目光坚定,不可动摇,道,
“段某心意已决,绝不更改,太子若是一味强求,段某也只能得罪了。”
一个强大的武者,心内必定无惧无畏,纵然是王侯当面,公卿在前,也不会卑躬屈膝。
被人吓一吓就违背了最初约定的软骨头,是无法在武道一途上有大成就的。
段毅如今武道大成,体,气,神,三者齐头并进,一身武功不说当世无敌,也是绝顶非凡,他为何要怕?
对夏阳这个权势滔天,一句话可能就改变亿万百姓命运的人物,他已经是一让再让,一退再退,三番五次的解释。
若是这样还得不到对方的宽慰和谅解,纵然翻脸也是无可奈何之举。
总不能从今往后,他段毅就成了夏阳的一条狗吧?
从本心来说,段毅骨子里还是有着一股桀骜之气在的,当初敢得罪南方魔教干掉庄世义,如今纵然面对千百倍南方魔教的大夏太子,他也不会卑躬屈膝。
“好胆量,看来你真的是主意已定,无论如何也无法更改了。”
夏阳紧抿的唇角翘起,忽的又收敛了之前杀气腾腾的陌生样子,满室也如同从寒冬过度到暖春,一个态度的转变竟然带给人如此奇妙的感觉,可见他本身在精神武道上也颇有造诣。
段毅默然不语,一手握剑,一手靠在小腹前,扬眉而对夏阳。
纵然藏在酒楼四方的高手同时袭击而来,他也能随时拔剑出鞘,斩杀对手。
他的态度也很简单,是敌是友,全看你的选择。
你要是大度一些,便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谐局面,你皇族内部争斗,太子和镇北王府的较量,不要牵扯到他。
但假如你小心眼,非得将他牵扯入内,甚至当成狗一样的使唤。
那对不起,老子非但不伺候,说不定还得杀你个天翻地覆。
段毅算的很清楚,纵然今天没有黄天魔尊在他身旁,但相应的,太子下夏阳今天所携带的高手,绝没有当日峡谷小道上如意楼的高手来得多。
再加上他借助藏武楼之能,参悟并修行指玄经,境界愈发高深。
论起机变能耐,犹比当日还要高上两分。
他又有何惧?
夏阳念叨一句过后,又仔细端详了段毅数眼,似乎也看出了他眼神当中的镇定以及自信,心中一惊,思忖道,
“这段毅决然不掺和进我们和镇北王府之间的争斗,可见夏宏与他并没有多少牵连,不会给他撑腰。
又笃定我奈何不得他,莫非此人的武功真的已经练到了那般惊世骇俗的地步?”
正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他堂堂大夏太子,未来的天子,执掌权柄的贵人,又岂可轻易在此处犯险?
念及此处,夏阳的后背冷汗刷的一下流下,眼角里微不可见的扫视了下藏在四方的高手。
若真的有动静,这短短的距离,真的能坚持到他们赶过来相救吗?
而且和旁人只是听闻段毅武功高强不同,他是真正曾与段毅切磋论武的人,对于段毅的可怕,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但匹夫一怒,也可血溅三尺。
火熱都市小说 我有一座藏武樓討論-第七百五十三章 強硬與妥協推薦
我乃天子,段毅便是匹夫,一旦真的交恶,此人恐怕不会顾忌我的太子身份。
看来这次是我托大了。”
夏阳心中深深后悔,他本以为自己亲身而来,足以劝说段毅投诚,纵然不能,段毅也不敢拿他如何,最最底线,还有皇室派出的高手护卫。
但现在一切都被段毅推翻,这人简直有些百无禁忌,无法无天的强人气魄。
“这样吧,段毅,我给你一个机会。
今天在这小小的酒馆之内,藏着我手下的五大高手,各个都有绝顶武道。
你若是能击败他们其中的三个,我便放过你,从此彻底将你从镇北王府,甚至我皇族之内摒弃掉,再也不会为难你,你看如何?”
“这也是我的诚意,若是你不显露出超人一等的实力,我如何能甘心放你走?”
最后一句,算是夏阳退一步的遮羞布,不然以他的性格,脾性,绝不会轻易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