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警探長-第九百零一章 雨過天晴展示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这玩意,是真TN的帅啊。”突击队长坐在甲板上,用望远镜看着远处的大白拖着一艘船返航,从远处看像是拖了个小玩具。
“嗯,这舰长回头应该请白队长喝茶,这白捡了功劳。”一个突击队员说道。
“也不是,我们得感谢人家啊。”白松摇了摇头。
“白队你不懂的,那些船上的人,遇到这种事,能激动地跟什么似的!他们非常苦,在岸上的时候,每天海边训练,晒得全身爆皮,而到了海上,又很久不能上岸。遇到这种事,他们估计都希望对方反抗呢!”突击队长道:“那上面的高压水炮凶得很!”
“嗯!”白松道:“不过那都没事,无论如何能抓到就是最好的。”
“被雷达锁定了,几十海里也跑不掉的。”永仁道:“这是多频段雷达。”
“这么牛吗?”白松也很好奇:“讲讲啊。”
“不懂。”永仁摇了摇头,“我就那么一说。”
“靠。”

船的油料还能行驶差不多三四十海里,定好了位置,就开始返航。几个小时之后,从岸边开过来的拖船就到了。从白松等人第一次联络直升机的时候,拖船就出发了。
从现在的时间来说,等大家回到岸上,估计得到晚上或者后半夜了。
这些人里就永仁会开船,不过这种航线,不怎么操作也没啥大问题。这里距离海岸线有几百海里,船非常少,这种天气,闭着眼睛都能开。
白松从张左的屋子里拿出了几瓶饮料,站在甲板上喝了起来。
“你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情况吗?”永仁站在了白松旁边。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什么什么情况?”白松反问道。
“我知道一些事涉密,但是,你这次的事情,就是因为之前的案子你不了解,涉及了别的部门,虽然你拿到了一等功,但是回头也被坑了。”永仁道:“我就是怕以后我被坑。”
之前白松告诉永仁,他这次可能会得一个一等功,永仁兴奋之后,很快的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一等功是好东西,但是稀里糊涂的一等功可不是好事情…
倒不是怕回头被报复,但是最起码也得知道以后哪类人会报复自己吧?
“额…”白松想了想:“具体的你可以回去问…问你们局长吧,他肯定密级是够的。我没办法跟你说。”
“行,理解。”永仁非常痛快的答应了,他其实很喜欢白松这种有原则的人。
当卧底这种工作,其实就喜欢有原则、有操守的队友,不然的话,很多事情他就难以预料了。
“不过我能给你讲讲会是哪方面的人。”白松想了想:“有境外的、还有负责国内文物这条链的、有涉及职务犯罪的、有一些亡命徒、有…”
“停停停”,永仁揉了揉脑袋:“我去开船了。”
永仁走出去几步,转身道:“很快还有两架直升机过来,主要是押解张左等人先过去,除此之外,那几位已经死掉的人员遗体也要拉走,岸边急着要这些人的身份。”
“嗯。”白松点了点头。
“你跟着飞机先走吗?”永仁问道。
“不了,我不走,我在张左的屋子里睡觉。”白松道。
“好。”永仁点了点头。
在永仁看来,张左的屋子里肯定有什么东西,涉及到了重大的机密,而且不方便使用直升机带走,白松选择在那里休息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对白松来说这只是一方面,最关键的问题是,他到现在都没有和马支队等人打电话,但是他却知道,这些人现在的情况。
如果他一会儿坐直升机,两三个小时后回去,那么马支队等所有人都一定会在东山市等他。但是他根本都不用多想,就知道这些人这两天肯定没睡好,甚至都没睡着。
将心比心,如果是五大队任何一个人被人绑架走,白松肯定是24小时无休,疯了一样地去找。
他不着急,等十几个小时之后再靠岸,所有人都能立刻休息,马支队也会安排大家躺着睡觉,每个人都能睡个好觉。
与之相比,他早回去一会儿又有什么意义呢?

白松失踪两天的事情,消息一直是被封锁的,只有内部人士知道,白松的父母和赵欣桥等人都不知道,这也是马支队的授意。
现在,白松回来了,也没刻意说,这个事就成为内部的秘密了。
所有涉案的人员,都不需要五大队的人办理,案子将交由二支队和安安部门的姜队等人共同办理。

平静。
平静中,带着此起彼伏的鼾声。
正如白松考虑的,白松不会跟着直升机先回来,所有人就进入了梦乡。
这是大家这40个小时内,第一次睡安稳觉,马支队也睡得格外香甜。
拖船的速度不够快,到岸边就是后半夜了,东山市局安排了救护车来接白松,带着白松去医院接受彻底的检查,所有事情,明天再见了。
白松在狭窄的船舱里,睡得香甜。
虽然没怎么在船上待过,但却非常习惯,而且也没人来打扰他。
他又做了一个梦,梦到昨晚的行动失败,自己和多人搏斗,越打浑身越没有力气,然后被人推下了船。
梦里,他感受到了海水的冰冷,他扑腾着,一下子抓到了一根绳子,好像是船上的永仁扔下来的,他拉着、拽着,有了一丝希望,但整个人却被后面的人抱住了。
这是一个冰冷的尸体,白松转头看了一下,是伟哥。
伟哥不说话,但浑身冰冷,白松拼命地往下拽,白松不得已喝了好几口苦咸的海水,他疯狂挣扎,然后醒了。
呼…
噩梦。
这是白松第二次杀人。
与上一次不同的是,他可以脑补伟哥死前的绝望与怨念,那一定是无比绝望的。
舱室里很暗,船还是轻轻地晃来晃去。
白松捏了捏还是有些疼的四肢,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这是我选择的路,自然,也是我应该面对的东西。
黑暗也好,噩梦也罢,都无法打败我。
警察本就是光明与黑暗中的一堵墙,有于师傅、赵支队等人的忠魂在前,白松瞬间就感觉身上有一股热流,再也无惧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