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9q35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起點-第三百七十九章 國外的可以嗎分享-2sjmp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小說推薦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温以凝说完,温宣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冯云青看到这一幕,面上隐隐有些不耐。
她之前在朋友那里得知了温宣是繁星的小少爷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正经少爷,才想着去勾搭勾搭他给自己换点资源,却没想到原来只是一个私生子。
还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私生子,把柄都被人捏在手里了,还在这里做着大梦。
冯云青心中都要把温宣骂个半死,面上却是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温总,这个……现在要怎么办啊?”
温宣听到她的声音就更烦躁了。
他心里对冯云青有几分真心喜欢,所以才打算从温以凝手里抢走这个代言给她,但是现在自己的把柄还在温以凝的手里……
冯云青开口后,温以凝的目光扫了过去,眼中带着些讥讽的笑意。
“冯小姐大概是没见过什么世面吧?国际上比繁星有名的珠宝品牌多了去了,以你在娱乐圈的地位,却死盯着繁星不放,看来,冯小姐也不过如此。奉劝冯小姐一句,眼界大了,走得路才更远。”
说完,她便转身,带着苏晚晚离开了这里。
会议室中冯云青被温以凝走之前讽刺的那番话气的差点直接崩溃,她的手死死的攥住,指甲深深的嵌入了肉里。
葛文龙看着她这副样子,皱紧了眉头。
“温总,那我就先带着云青离开了,我们电话联系吧。”
温宣也没心情去和他们说什么,只是象征性的哄了冯云青几句,就放两人离去。
到了车上,冯云青才将刚刚的怒火发泄出来,等到她平静了下来,葛文龙才说话。
“你什么时候和温宣搭上的?”
冯云青此时心里还是不顺当,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她这幅态度葛文龙都见怪不怪了,也没和她计较,继续说着话,“你以后干这种事之前能不能和我商量一下?你连温宣是谁都不知道就上人家的床,现在什么都没得到,你觉得你很聪明吗?”
“我要是和你说了你能同意吗?”冯云青冷笑一身看着他。
“当然不会,因为我知道他是私生子,不是正经的孩子。”
话音落下,冯云青刚刚的冷笑尽数不见,她将视线转向窗外,没有说话。
这次确实是她鲁莽了,没有查清楚就先行动,但是她最近也是有点被逼急了。
她之前的那个金主最近对她越来越不耐烦了,她必须要给自己找个后路了。
温以凝带着苏晚晚几人离开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蟲生之劍修

一进去,她刚刚身上那股摄人的气场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对苏晚晚的愧疚。
她倒了一杯水给几人,然后坐到了苏晚晚的旁边。
“晚晚,对不起,我没处理好这件事。”
“没事的。”苏晚晚笑了笑,并没有因此不开心,“我倒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有气场呢,果然像一个女王一样。”
“什么女王啊……”温以凝的苦笑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常色。
“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也不好意思让你再代言繁星了,我去联系我的朋友,国外的代言可以吗?”
苏晚晚拍了拍她的手,不在意的笑了笑,“不用这么费力的,我没关系,不代言也可以的,总之还有别的代言的,现在找我代言的可多了呢。”
“所以我得趁你便宜的时候快点定下你啊!”温以凝笑了笑,却依旧坚持要给她找代言。
见状,苏晚晚也没再多说什么。
看到她要忙了起来,苏晚晚和她说了一声,便离开了繁星。
太平天国
回去的路上,文霜止不住的和她八卦了几句。
到了家门口,她坐在沙发上准备歇一会儿就继续看剧本,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景深的电话打了过来。
“宝宝?到家了?”
逆天神醫 月亮不發光
“嗯,刚到。”苏晚晚的声音懒洋洋的,景深听着笑了一下,似是能想象出她现在的样子。
“怎么这么快就到家了?拍摄的顺利吗?”
“没拍……”苏晚晚把今天的事和景深讲了一下,景深听着眉头不自觉的皱起。
温家的事他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这样腌臜的事会闹到苏晚晚的面前去。
“那我再给你找几个新代言,你选一下?”
“不不,别。”苏晚晚有些头疼,大家怎么一言不合就要给她塞资源?
“以凝说还要给我联系国外的珠宝代言,我拒绝了几次没成功,就随她了。”
听到这话,景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
“国外的代言也好,国内的珠宝这一块还是弱了一些,而且温以凝在国外的人脉比国内好很多。”
慘案之謎 余野
半勺岁月半勺伤
两人又聊了几句,景深那边有工作,才挂了电话。
苏晚晚放下手机后又重新躺会了沙发上,拿起手里的剧本开始琢磨。
景氏,景深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资料,面容冷峻。
丞相,乖乖给朕爱 云中晚歌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林亭递给他的是之前筛选出来在背后帮助景辰阳的那个人,景深在看见的时候,眉头就狠狠的皱了起来。
照片上是一个容貌美艳又张扬的女子,而吸引景深的并不是她的相貌,而是她的名字。
夏琦玉。
这个名字他只听过一次,却深深的记在了脑海里,因为曾经一个同名同姓的人伤害了他的小姑娘。
看如今这个名字再次出现的时候,景深的心里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这只是一个巧合吗?
“总裁,夏家在国外的势力盘根错杂,这个夏琦玉是夏家现任家主最喜欢的女儿,听说是准备以后将整个夏家交给她的。根据调查,她本人的性格十分的怪异,想要什么东西就会不择手段的去得到,哪怕是毁了。”
说完,他顿了一下,才继续往下说,“景辰阳和她认识的地方,是在一个酒吧里,那个酒吧平时接待的都是有特殊癖好的客人的。”
林亭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担心,一个景辰阳性格变态就够了,没想到他找了一个更变态的帮手。
景深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却听进了心里。
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对手有多变态,他只担心自己保护不好想要保护的人。
这还是这八年来,他第一次对自己不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