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d8n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龍魔血帝 線上看-第兩千五百零四章 戰傅晨中閲讀-fi08l

龍魔血帝
小說推薦龍魔血帝
到头来还是萧尘替溥晨解围,他说的话很有水准。以溥晨为例直接撬动了羽仙门多数的弟子。
萧尘,你倒是很像我的少游。不知今后有没有机会把少游带入到大千世界,让他在我身边继续辅佐我!
看着萧尘洒脱的气质以及充满干练的动作,秦叶想到了他最能信赖的朋友袁少游。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最值得托付,那秦叶会直接选择袁少游。他的所有女人都会被无情的抛在脑后。
只可惜以目前秦叶的能力是无法把自己的左膀右臂带入大千世界的,除非有朝一日他能回到自己的家族,并且在家族中具备一定的地位。才有机会询问踏入到中域的办法,此前他的父亲曾经到四域探望过,这也是父子间的唯一一次见面。
“秦叶,你不过是先我一步罢了,与魔族交锋的时候我会让你知道我真正的厉害!”
溥晨连忙接过话来,算是做出了一番表态。
“哈哈哈,我期望师兄能够给我们羽仙门出一份力。今日师兄是打算全力对付我呢还是将修为压制在七星与我公平一战?” 秦叶继续在用话来引诱溥晨,令他快速上钩。
安魂曲之半夜烧水声
“当然是……”
“溥晨,你还在那里磨磨蹭蹭!”
刑罚长老已经很不耐烦了,他看着被秦叶戏耍的溥晨,脸色并不好看。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的弟子犹如被耍猴一般,任由秦叶牵着鼻子走,这让他这个做师傅的极其不爽。
“当然是最快速的把你解决掉!”
师傅的话令溥晨心中大惊,他不敢继续说下去了,现在就要出手解决掉秦叶。
“穿天阳锁!”
出手,秦叶就把穿天阳锁握在了手中。今日,穿天阳锁的威力将要在羽仙门的弟子面前展示出来。
这个被斗笠男子解释为传说中的不祥之兆,得到它无法活过三年的本命天神器,秦叶将要展示它的威力。
“穿天阳锁,看你能否发挥出它的威力!”
溥晨腰间的长剑出鞘,他在空中释放出了绚丽的蓝色气息,每一道蓝色的剑气犹如削峰断脉一般从剑上喷涌而出。溥晨为了有意卖弄自己的实力,剑光的相互勾勒组成了一个大大的杀字,而后一股脑的杀向秦叶。
一击,一击就把秦叶解决掉!
溥晨的内心中已经完美的写好了剧本,七星修身的秦叶是万万无法接下的。
“真是不知晓我穿天阳锁的威力!”
秦叶眼中流露出了冷嘲热讽,他将穿天阳锁直接脱手。锁链的释放并不华丽,密集的剑网下穿天阳锁根本无法直接穿过。
“移形换位!”
秦叶锁定了溥晨的身体后,释放的穿天阳锁再度闪烁。这也释放了穿天阳锁的新的能力,只要被秦叶与穿天阳锁锁定的目标。可以与穿天阳锁呼唤位置。
最初,秦叶只会这第一段技能。就是利用自己和穿天阳锁互换位置,并且可以短距离的将对手锁住。而这第二段,还是秦叶得知穿天阳锁魔咒后与斗笠男子交流学来的。
今日,溥晨上来就撞上了秦叶的新技能。
“被锁定了,小伙子要自找苦头了!”
斗笠男子在穿天阳锁内一并施法,他自然要协助秦叶。闪烁的穿天阳锁在即将触碰到溥晨剑光的时刻,它突然消失了。紧随其后溥晨的身体被替换了回来!
“什么?”
“纳尼?”
“这怎么可能?”
表哥见我多妩媚
……
穿天阳锁和溥晨位置的突然互换,这一招亮瞎了所有人的双眼。这次溥晨的麻烦似乎大了,错乱的剑气已经斩破了他的衣襟。
“漂亮,师弟脑子十分好使!师傅你怎么不夸一夸他?”
星紫萱看得眉飞色舞,出手就如此的亮眼,的确值得表扬。
“夸他?这是穿天阳锁的技能,和他有关系吗?”
原本司马空脸上还有一丝笑容,听到星紫萱的话后这一丝笑容也被他收敛了。
“破裂斩!”
溥晨释放出强大的剑光,他重重的朝着自己的剑气上面斩去。但还是有些迟了,一些剑气已经切割开了他的血肉,对他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自己打自己一定很爽,我就再送给你一些礼物!”
动手的那一刻秦叶就不会停下来,溥晨忙于对自己剑气的时候他已经酝酿了下一招。
在他的拳头上萦绕着苍白色的火焰,释放出阵阵的虎啸之声。在溥晨即将斩破剑气的那一瞬间,秦叶腾身而起,手中的苍白色气息猛然扩散。
魔极圣尊 小武嗷嗷
“昼炎拳!”
秦叶大喝一声,白色的光芒猛然扩散数十倍。彻底化成了猛虎对着溥晨身上扑去。
如今的昼炎拳已经有了一定的火候,不再像最初修炼的那样毫无力量。它的刚猛与爆发正逐步从秦叶手中释放,白羽将这一招传授给秦叶也是令他白家的昼炎拳发扬光大。
“好小子,这一招乘胜追击十分漂亮!”
看到秦叶那出色的反应速度,风长老点头赞扬。
不愧是在外面历练过的小辈,反应速度比起溥晨要快的许多。这种反应更多的是经历生死的战斗中磨练出来的,而不是仅凭修炼速度。
穿越之终极
“金蝉仙衣!”
溥晨反应也并不算慢,他的修为摆在那里。三星的差距不是随便就可以弥补的,否则每一个七星都可以挑战十星天神了。
仍有余力躲避的溥晨选择了正面抗衡,他的本命天神器也被释放出来。这是一件由大能级别的金蝉吐丝,经过九位顶级炼器大能炼制成的仙衣。
穿着金蝉仙衣不但感受不到任何重量,而且拥有超强的防御能力。背后的一对金色翅膀更是可以让溥晨的速度在短时间内突破几倍,用来斩杀或是逃走。
金蝉仙衣挡住了那巨大的白虎,破解了秦叶的昼炎拳。顺势背后的翅膀舒展开,在空中掀起了一股飓风。随着翅膀的煽动,溥晨的速度飞快无比的接近了秦叶,手中的长剑十分客气的朝着秦叶心脏处刺去。
刺入心脏,杀掉秦叶!
溥晨的脑海中忘记了师傅的叮嘱,他动了杀心。秦叶的穿天阳锁和昼炎拳连续让他两次措手不及,第三次他不可能再给机会了。
“换!”
溥晨恐怖的速度秦叶根本无法躲闪,他只能再度的和穿天阳锁调换位置。溥晨顺势施展神力,压制住了穿天阳锁。
“秦叶,你的本命天神器已经落到我的手中了!”
溥晨虽然没有抓到秦叶,但抓到穿天阳锁也并非一无所获。解决了这一隐患,秦叶再也没有办法使出任何花招。
“连对手的底细都不清楚,你们也不打探,如何能胜?”
司马空看到溥晨把秦叶穿天阳锁夺去后,他的脸色直接阴沉了下来。发脾气的他居然把怒火甩到了星紫萱的身上。
“师傅,您老人家就慢慢看。我敢断言秦叶一定会胜!”
星紫萱对师傅的愤怒一点也不感冒,她继续鼓吹秦叶的实力。
“胜?用嘴来胜?下一招就出局了,你没有看到溥晨都已经动了杀心!”
司马空已经看出了溥晨的心思,从这小子刺出去的那一剑就能够看得出他胸中的杀意有多么的浓烈。
若是和秦叶过家家一般玩耍,秦叶说不定还有一点机会。但现在来看,不超过一百个呼吸秦叶就会落败,甚至会有生命的危险。
“您老人家也可以谴责啊,只要你大喊一声,他还敢逼得太紧吗?”
星紫萱也在怂恿着司马空闹事。
“丫头,这祸都是你一个人闯下的!”
眼见秦叶要落败,司马空也开始算旧账。从打这两个徒儿回到羽仙门,他就有一股怨气。但此前一直没有发作,今日即将要出丑,司马空便压不住胸中的火气。
“师傅,师弟还没有落败呢。您看您老人家,我和秦叶拼着命不也先给您争光吗?”
星紫萱再度眼泪楚楚,她的泪光能够抹去一切怒火。司马空还想继续训斥几句,但看到星紫萱可怜的模样,也只能作罢。当师傅的,很多时候还是没有一点办法。
场上,秦叶的身体朝着擂台的边缘跑去,他的模样有些狼狈。穿天阳锁被溥晨夺去后,他似乎乱了心智一般。双手在空中胡乱地结印,终归是没有看到任何神技。
“哈哈,被溥晨师兄吓得屁滚尿流!”
“哎,输得一点尊严都没有!”
“终归还是无法创造奇迹,只剩下一点点同情心!”
不如壹世沈歡
……
其余的修士看到秦叶跑到擂台边缘,眼中带有一抹惋惜。纵然他们的心是站在秦叶那一边的,但也只能将内心的事情掩盖下去。
“秦叶,你想要跳下擂台?师兄不答应!”
溥晨扬起嘴角,在他看来秦叶完全是想要逃脱。此刻形势大好,怎么能够给秦叶逃脱的机会?
更何况在走上擂台的时候,已经和师傅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要让秦叶吃上苦头,就这样的让秦叶溜走自己的颜面也不是特别好看。
想到这里,溥晨震动着翅膀。他的金蝉仙衣再度释放出强大的气息,一道气浪直接到了秦叶的背后,秦叶连头都没能回过去,溥晨已经站在了他的背后。
“师弟,尝尝我这一剑!”
溥晨的长剑深深的刺入到了秦叶的胸膛,剑上的血光滴落在秦叶的影子上。在神剑上萦绕着剑气,迅速的破坏着秦叶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