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jpe火熱都市小說 醉風月-第115章:久別重逢鑒賞-9syji

醉風月
小說推薦醉風月
一生多少总会经历一些巧合之事,有时候这些事巧得有点不真实,以至于让人看起来感觉就像是编的。比如说今日孙轶民将要出发去约见依依这件事情。
之前依依与他约定,今日(周二)18:00在她下榻的酒店见面,当然,不是酒店客房,而是大堂。见面之后,再商量找一处地方吃个饭聊聊。在出发之前,孙轶民向她描述了自己的穿着与外形特征。
依依下榻的酒店名叫“凯宾斯基大酒店”,尽管闻所未闻,但孙轶民听这名字就有一种高大上的感觉。
酒店位于福田区,离公司不远,本来可以坐公交前往。但孙轶民天生有点路盲,为避免寻路消耗时间延误了约会,下班后直接找了出租车从公司出发。
事实上,除了路盲他还有轻度的脸盲症,要记住一个新认识的人的面孔,他至少需要见过对方三次以上。如果熟人换了发型,他需要注视对方5秒钟才能辨认出来。
此时也才不到17点而已,他考虑到意外因素造成厌恶,可以提前一个小时出发。他并未做刻意的打扮,只是穿了一件随意的格子衬衫。
座落于福田区最繁华商业中心的这座五星级酒店门口巍峨雄伟,高入云霄。门口则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华汽车。
他只认得其中几种品牌。还有一些奇怪的车标,他虽然并不认识,但凭借怪异的外观,几乎可以断定它的高贵。比如后来他在网站上查询才认识的那个“布加迪威龙”。
五靈神訣
此时站在酒店门口的他心中在寻思:在这种高级酒店下榻的依依,应该是属于一种精英白领丽人吧。
酒店大堂宽广宏伟,富丽堂皇。以金色为主基调欧式装修风格,彰显帝王世家般奢华的上层社会生活意象。
一眼望去,数十根雕刻着文艺复兴意象的巨型镀金柱子支撑起足有三层楼高的天花板。天花板上点缀着无数个造型复杂的欧式水晶吊灯。倒影在铺满了巨型大理石瓷砖的流光可鉴的地板上,一眼望去满眼光华璀璨。
他搜寻到一个无人问津的休息区,在沙发坐下。并给依依发送了一条短信息告诉她自己在大堂的位置。
“这么早来啦,你稍等下!”依依热情秒回。在孙轶民看来,她似乎一直在等着他的信息。
“你怎么不担心我是个矮穷丑呢?”孙轶民调侃回复了一句。
“我不在乎男人的样貌,世间好看的男人我见的多了。”依依回复。言语间流露着某种女性的自信。
还没等孙轶民回复,依依又发来一条信息:“我刚到没多久,还要梳妆打扮一下。你要不要上来坐坐喝点茶?”
“我就在楼下等你,然后一起出去吃饭吧。”孙轶民婉拒了的邀请,心中生出一丝疑惑:这依依胆子看起来还不小。
百无聊赖,他拿起一本时尚杂志低头阅读,时间在字里行间缓缓流逝着。酒店大堂充斥各种人语声以及脚步声音。
在这些嘈杂的声音中他捕捉到了一种高跟鞋跟撞击大理石地面发出的声响,这声响渐行渐近。
当它停滞时,孙轶民闻到了一股淡雅的香水味。这似曾相识的气味很好闻,仿佛来自山谷绽开的幽兰。
他的目光从杂志移动到了自己的脚跟前,地面倒映出一双与肉色丝袜搭配的精致高跟鞋。他抬起头,把长久未剪有点长的头发拂向一边,然后自下而上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女子身材高挑而苗条,除去高跟鞋,身高约在162左右。体型窈窕完美,身姿袅娜翩跹。
身着黑色丝质连衣短裙,腰肢纤细到似乎没有一丝赘肉,一条鲜红的腰带在被随意的打成一个蝴蝶结,在黑色主题的衣装背景下显得鲜艳夺目,在职业女性的成熟气质中,为她增添了一份娇艳。
左手轻携一枚淡黄色的小包,简约时尚的风格与衣装相映成趣。短裙之下是刚才从地面倒影中看到的情形。丝袜长腿与高跟鞋搭配,让本已高挑的身材显得更加鹤立鸡群。
尽管就孙轶民个人而言,关于女孩子的体型,他更加钟意小家碧玉的风格,但此刻眼前的女子极其曼妙的身姿也让他不得不由衷赞叹——其完美程度如同巧夺天工的人体雕塑。
当他将目光自下而上从身段转移到脸孔时,再度惊艳。真可谓“新装艳质本倾城”!一袭柔顺披肩长发掩映着一张娇小白皙的面容:五官精致匀称,妆容优雅清新。
双眉如黛,幽深的眼眸满含秋水,粉嫩鼻梁坡度完美,犹如精雕之作,樱红的双唇鲜艳欲滴。这面孔与身材,正应了那一句:“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从内而外散发的一种成熟优雅高贵气质,则完美的诠释了“白领丽人”这一称谓。
星際農民 三少的刀
这样的颜值与气质,令孙轶民感觉似曾相识,却又无法记起曾在何处相识。
此刻的她双手交叉置于略为高耸的胸前,笑意盈盈,那样的笑颜就好像是一个女子迎接久别重逢的男友那般,洋溢一种幸福与热情。
孙轶民想这就是依依了,便起身准备相认。
当他站直身形,面带微笑伸出右手,他的目光与她在水平方向对接的刹那,她脸上的微笑却突然褪去,表情凝固在一种惊异的状态。
白皙的脸孔宛如冰封,娇艳红唇半开着,写满疑惑的目光停滞孙轶民脸上,迟迟不肯收回。他伸出的右手因为得不到回应,略显尴尬的缩了回来。
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孙轶民疑惑。暗想:难不成是我长得太帅“惊艳”到了她,令她不顾矜持的做出这样的反应?
但他很快明白事实并非如此。
“你……怎么是你!?”依依突然开口,语音略带着娇–喘,却又婉转动人。这声音,似曾相识。
“我……?”孙轶民半张着口,用右手指向自身。此刻他已明白她的惊讶并非为他的外形所折服。但此时他更好奇她话里的含义为何。场面似乎有一丝尴尬。
“你不认得我啦?”对方的语气此刻突然充盈了兴奋与惊喜。尽管孙轶民仍不明所以,但至少他放下了心来——这其中肯定不是什么坏事。
“我没见过你,但我想你应该是依依吧?”孙轶民礼貌的流露出笑容,回应道。
“我是依依,但你怎么说你没见过我?”她一脸惊讶的问。
“难道我之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你?”结合自己的“脸盲症”,孙轶民开始怀疑她所言非虚。
孙轶民在脑海中记忆库中开始迅速检索。
自来这城市之后,他认识的人并不多,女性朋友里面像她这种白领丽人类型的,除了杜芳芳,似乎没有别人了。
肃肃花絮晚 一把蘑菇伞
一一检索对比后,孙轶民最终并没有匹配出一个合适的结果。
此时只好满脸堆笑道:“我……有点脸盲,如果只是见过一次的朋友我可能会认不出来。你能否提示一下我们在哪里见过?”
美女的兵王保鏢
“不是这座城市。”她此时似乎已经相信他认不出他来。笑语中带着一丝调皮。
九龙玄帝 刁民要上天
清穿日常 多木木多
丑女弱惜
“那是哪个城市?”孙轶民暗想,来深圳之前的几年她都呆在老家,而在那里他几乎也没有认识这样的朋友。
壹劍平天
“额……让我想想,”依依歪着脑袋做沉思状,似乎在脑海组织语言,须臾说道:“是一座小城市,但我记不起名字了。但重点其实不是在哪个城市……”
对方一副要让他猜谜语的架势,令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