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d3i精彩都市小说 邊謀愛邊偵探 ptt-264,曖昧的風情畫:第八章(8)相伴-brfgz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罗菲道:“他们两个中间肯定有一个人说谎了……周凝雪不可能同时叫上丈夫和情人去她的别墅。当时你们警察有询问,吴运是什么时候接到周凝雪电话的?”
咳,把腿打開
马聪道:“他说晚上十点多。”
罗菲道:“吴运有说周凝雪在电话里告诉他,有一个警察差点把她掐死这件事吗?”
我的狐仙老婆 昏水墨鱼
马聪道:“这件事吴运没有说,可能是周凝雪害怕吴运知道了她有情人,才故意没有说吧。要是说了,肯定吴运要问他,警察为什么要去她的别墅掐她的脖子?”
罗菲道:“吴运一般多久去一次周凝雪的别墅?你们警察有调查过吗?”
马聪道:“一年也去不了几次。周凝雪的别墅都没有吴运的用品,作为夫妻,这点就很不正常,让人看不出,他们是夫妻关系。虽然我没有结婚过,但我相信,结婚是件很麻烦的事,还让人想入非非。他们夫妻神秘的有点不正常。”
罗菲又道:“周凝雪卧室的抢劫现场时你伪造的?还是凶手?”
马聪不好意思地说道:“是我伪造的,因为当时我以为,我掐死了周凝雪,所以我拿走了她的贵重财物,并销毁了我作案的痕迹,为的是迷惑警察,不想我没掐死她……虽然这很尴尬,但也很万幸,我没有掐死她!我和警察去案发现场,发现我伪造的现场并没有改变。我总算领略到,我原本想杀死的人,最终没有杀死的惊喜心情,想必这也是别的杀人犯想要的心境,毕竟人冷静时,还是不希望夺取人性命的。”
罗菲道:“那就意味着凶手杀死周凝雪,应该不是为了财物。”
马聪道:“是的……依我做刑警的经验,是熟人作案,凶手是趁周凝雪不注意时把匕首插到她胸前的。”
罗菲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那个戴走你帽子的男人,花康有说他的相貌特征吗?”
马聪道:“花康说他出电梯时,只看到他的背影,那人走的是楼梯安全通道,所以没有看清看那人的相貌。”
罗菲道:“如果花康说的是真的,杀害周凝雪的凶手可能不是她的情人,是跟她有另外关系的人。”
马聪诧异道:“你说的是谁?”
罗菲的眉头动了动,说道:“给我一些时间,等我调查完了再告诉你。我觉得这个案子的结局会令你我大跌眼镜。”
马聪好奇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罗菲道:“查清袭击你的人和推花康下楼的人。我的猜想是,那是同一个人。那个人还想把你也杀害了,你福大命大,没有被他用重物打死。”
武命混沌
马聪道:“你怎么认为那人想我死?”
罗菲道:“袭击你的人,把凶器带走了,说明他想把你杀死,不想把证书留在现场。”
马聪道:“你说想杀害我和杀害了花康的神秘人是同一个人,你有什么依据?”
罗菲道:“花康没有在你房间倒下,却在他住宅楼顶上被人谋害了。我的猜想是,那个神秘人也是为了录音笔才袭击你的,可能他一开始就是和花康一起来找你的,他等在你屋外,他看花康在你房间,迟迟没要到录音笔,那个急性子的人等不及了,便找准机会袭击了你,一是为了尽快拿到录音笔,二是他不希望知道录音笔的内容的你活在世上。袭击你的人和花康不知怎地约好在花康的住宅楼顶见面,那个神秘人趁他不备,推他下楼去了。可能不仅仅是为了录音笔的事,是为了我们想象不到的事,神秘人才愤怒地推花康下楼的,从楼顶护栏损坏的程度来看,当时那个神秘人很气愤,是用尽全力一把把花康推下楼的。”
马聪道:“那个人会是谁呢?”
罗菲道:“可能是被花康勒索的吴家人——花康用他和周凝雪的yan照zhao勒索吴家的人,吴家可是有钱人。不过,吴家的人完全可以报警,没有必要杀人。当然,若是吴家是非常注重颜面的人,说他们杀人也不是没有动机。他们那种有钱人家,不会亲自出面杀人,会雇凶杀人。”
吾妖逆苍天 谢仲阿邦
马聪道:“吴家要杀掉花康也情有可原,吴家是那样有声望的家庭,杀了花康,对自己有好处。”
罗菲道:“不……可能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还有一种可能,是花康知道杀害周凝雪的凶手是谁,花康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估计看凶手是有钱人,向他勒索也是说不定的。你说过,花康那晚看到了凶手,他说只看到了背影,可能他撒谎了,说不定他看到凶手的样子了。这个凶手,在我心中已经有人选,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去调查清楚。”
马聪道:“是谁?”
情难自禁 浴水涅磐
罗菲道:“暂时保密,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就是了。”
马聪看他那样自信满满地说,也就不多问,默默地祈求,眼前这个小有名气的侦探,能够尽快找到凶手。
安静。
豪門少夫人
马聪打破沉寂,问道:“你说凶手拿走了我的帽子,看到帽子上有我们单位的旅游的纪念标志,会不会拿去做文章……我的意思是,凶手被警察怀疑时,却又找不到他杀周凝雪的证据,他会把我的帽子拿出来,说我是杀周凝雪的凶手,毕竟那顶帽子是在周凝雪的案发现场发现的,而且很容易查到那顶帽子是我的。”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抗战之我是炮兵 若醉若离
罗菲一阵大笑,说道:“你这是在编电影情节,而且还把自己的角色安排的那样危险,事情还没有发生,你就自己想象力这么丰富,自己吓自己。不过……这也是有可能的,看那个人有没有你这么思维灵活。”
马聪不好意思道:“我也是被这事搞得有点草木皆兵了,没事就把没把发生的事,往坏处想。”
罗菲道:“你后悔有这样的风流韵事?”说完,眉头紧皱到一起,等到马聪回答,才舒展开。
“确定周凝雪没有被我杀死那一刻,我认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好后悔的。”马聪声音有点颤抖地说道。